58.甜言蜜语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 会自动换回来的~么么哒~  邵晏又开始看书,他拿的还是昨晚璎珞见到的《十一家注孙子》。这次他倒是看进去了,没有一直往小姑娘身上瞄。邵晏看书的时候, 璎珞就去了旁边的书阁,小心翼翼的, 带着膜拜的轻抚过一排排的书, 心里流淌过一阵阵暖流......让她打扫书房,确实是对她最好的赏赐!

    这时候有人在书房外敲门,邵晏放下了书, 就听到成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侯爷, 厨房刚做好了您要的蜂蜜杏仁热奶, 说是之前没找着杏仁, 使了小厮现买的, 所以现在才送过来。不知道您现在还喝不喝?”

    邵晏让他进来, 成元把热奶放下之后就悄声退出去了,他知道,侯爷在书房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不过, 好像璎珞是个例外。

    璎珞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邵晏的书桌前放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奶, 那奶似乎是加了蜂蜜的, 闻起来又甜又稥。

    侯爷这般人物竟爱喝这个?璎珞如是想到。

    然而事实却出乎她的意料。侯爷见她过来了, 手中的书也没放下, 只淡淡瞥她一眼, 道:“喝吧。”

    璎珞有些怀疑自己耳朵了。

    邵晏发现小姑娘没有动静, 心里还想他的小姑娘是不是不爱喝这些, 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小姑娘呆愣愣的站着,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看怎么可爱!她皮肤好,又白又嫩,几乎能掐出水来,眼睛睁的圆圆的,长眼睫盖不住那水眸里的潋滟。她做这样的表情也丝毫不觉得违和,反而让人看了想把她揉进怀里。

    邵晏压了压唇角掩饰住笑意,问她:“不喜欢喝?”

    璎珞忙摇头:“没有的事。”

    她似乎很紧张,连平时说话总爱说的“回侯爷的话”都给忘了,她实在不知道侯爷为何突然让她喝这个,难不成又是赏赐?

    邵晏又把视线移到书上,翻过一页,才道:“那就喝吧,这东西能强身健体——你太瘦弱了,得好好补补,万一以后长不高可怎么办。”

    璎珞“......”所以侯爷这是在嫌弃她的身高吗!

    于是璎珞就小口喝了,这热奶香浓可口,还没有寻常牛奶的膻味儿,喝起来着实好喝。

    璎珞边喝边偷瞄邵晏,见他仍是一副淡漠的样子,目光紧锁在书上,眉心一点皱,压根就没有分神在她身上,她才安心了。

    不多时,邵晏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身来,弹了弹衣袍,对璎珞说:“是时候去母亲那里了。”

    璎珞听了浅浅一笑:“正是呢,侯爷如今刚回来,老夫人想必正盼着您去看看她呢,毕竟侯爷五年未归了,老夫人肯定想的紧。”

    这话一说完,璎珞就见邵晏用有些神奇的目光看向她,璎珞后背微僵,是不是她的话太多,惹得侯爷心烦了?

    璎珞的迟疑没有逃过邵晏的目光,似乎是为了安抚一般,他走近两步,恰在走到璎珞身边的时候开口:“叫成元把我从西北带回来的东西也带上,你先跟我一起去罢。”

    璎珞忙应了。

    趁着邵晏回房间换衣服的功夫,璎珞找到了在宋妈妈那里蹭吃蹭喝的成元。成元正吃得开心,也跟宋妈妈聊的开心,没想到乍然间就从门口进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成元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又被一口鸡汤呛着了,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成元从腰间摸出一方干净的帕子,胡乱的抹了抹嘴,心里头一次这么感谢他兄弟不厌其烦的提醒他出门要带干净的帕子,要不然,这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璎珞姑娘,咱们侯爷有什么吩咐?”成元讪讪的笑着,很为偷吃东西被人撞见难堪。倒是宋妈妈给他道了碗清茶,让他勉强喝了,开始教训他:“多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吃饭都能呛着!”然后转头又对璎珞说话:“璎珞姑娘也坐下喝完鸡汤吧,我刚熬好的,用肥母鸡炖的。”

    璎珞赶忙谢过她,又解释道:“不用了,谢过宋妈妈。璎珞一会儿还要随侯爷去老夫人那里,怕是没有这么多时间吃了。”

    成元嚷嚷起来了:“侯爷是不是让我把他从西边带的东西送到老夫人那里?我就知道,成音走了这活儿肯定要落到我自己头上!成音那臭小子,倒是捡了个轻简的差事!”

    话刚说完他就被宋妈妈弹了脑袋,成元委屈至极的瞪大双眼,没想到宋妈妈压根不买账!

    “有你这样说你兄弟的吗!”后面这句话是对着璎珞说的:“让你见笑了,这泼皮猴儿也就在侯爷面前有个正形......既是侯爷吩咐的事,你们就赶紧去吧,仔细耽误了时辰!”

    璎珞莞尔,确实呢,第一次见到成元的时候景福还被他吓到了呢,没想到,私下竟是个这样有趣的人。

    成元摸着被弹疼的脑袋跟宋妈妈告别:“知道了干娘!我走了,剩下的你自己吃吧,不用给成音那小子留,他出去办事了,这几天都不会回来。”

    原来宋妈妈是成元的干娘,怪不得对他们这样好了。

    走到半路成元主动跟璎珞解释起来了:“我和成音自小都没了爹娘,差点饿死,□□娘从桥洞里捡到了,才捡回一条命。”

    璎珞看了成元一眼,见他并没有因为提起此事而伤心,稀疏平常的就跟说起今早吃了什么一样,璎珞猜到成元的爹娘去的早。

    她想到了自己,十岁到了侯府之后,被老夫人关照着长大了,但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年,她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只勉强记得有人喊她阿璎,时间久了,她自己都开始怀疑那声“阿璎”是不是只是她的一场梦,她其实跟成元一样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似乎都想到了往事,成元那话匣子也安静起来,空气就有些静默了。

    没走两步璎珞就看见侯爷已经换好了一身宝蓝的直缀袍子,整好以暇的等着她了。他不似寻常练武之人那样黑,相反,他比一般男子还要白一点,但是白的很健康,远远看去宛若泛着光。他的眉眼本就好看,鼻子也挺直,再加上今日衣裳的衬托,倒给他平添了几分书卷气,不认识的人都会把他当成哪家的贵公子或者是参加应试的举子。

    邵晏淡淡看他们一眼,视线落在成元身上时有些漠然,而落在璎珞身上时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总归是不会让人不舒服便是了,璎珞也没察觉。

    邵晏看见他们两个之前还有说有笑的过来,快过来的时候却又默契的都沉默了,走到了身边的时候气氛竟有淡淡的哀愁之感,这让他拧了眉。

    片刻之后邵晏听到自己的声音:“成元你把那些东西送到母亲那里的时候顺便再从她那里搬几盆花过来,母亲的花养的精贵,万不可经被人的手,须得你亲手搬过来我才放心。”

    苦逼的成元在心里呐喊:几盆破花也要我亲手搬,侯爷您要是想惩罚我就直说!

    璎珞就知道这是侯爷怕她不要,特地说的反话,她心里觉得侯爷人更好了,还会体贴下人。于是璎珞就在邵晏那里坐了小半个时辰。她写字,邵晏看书,气氛极是融洽。

    一晃过了小半日。

    后来她的手酸的不行,邵晏还吩咐成元打了盆热水,抬了抬下巴让璎珞把手在热水里泡了会儿。

    邵晏也收了书,长身立在窗边看风景。璎珞悄悄转头看他一眼,只觉得侯爷的样子似有些落寞,周身清冷的不似凡人。

    “若是有一天,你的家人来寻你了,你会离开我吗?”邵晏突然开口,问了璎珞这样一句话。

    璎珞楞了半天,才琢磨清楚邵晏的意思。会离开吗?她也不知道,她如今什么也不记得,只有侯爷和老夫人及身边的人对她最好,她舍不得离开。但有时候她也会独自忧伤,如果她有家人的话,那又该是什么情景呢?是父母把她卖了,还是她不小心与家人走散了,才被卖到这里来?

    但,让她离开,她着实舍不得,而且她自有记忆以来,她就是在这里,不知不觉间对侯府已经生出了感情。

    “奴婢签了卖身契,主子不吩咐,奴婢是不会离开的。”

    邵晏又静默了许久,他看向窗外的眼神有些缥缈了,璎珞一时间竟看不大懂。

    好在片刻之后,成音为她解了围,他在房外敲门:“侯爷,宁家四公子递了拜帖,说是有事求见。”他说完这些,又添了一句,“是首辅宁家。”

    璎珞已经洗好了手,又仔细的用帕子擦了擦,转身去看邵晏。她心里有些好奇,这还是侯爷回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上门求见他的呢!

    邵晏的身子明显有些僵硬,他沉吟片刻,低声吩咐:“你先把宁四公子带到碧辰阁,让陈管家好生招待,我片刻之后就去。”

    成音领了话就离开了。

    邵晏也从窗边转回身,看了璎珞一眼:“你若无事的话就暂且待在这里吧。”然后他就进了内室,换了件玄色的,金线纹边的袍子,墨发也被玉冠高高束起,看起来清贵无比,又分外的冷峻倨傲。

    璎珞低头应了。

    碧辰阁是侯府待客的地方,修建的极好,位置偏高,四面都可以赏景,周围有假山还有浅溪。坐在里面可以欣赏到整个侯府的景色。不过齐氏不大与京城命妇交往,邵晏又常年不归家,所以这碧辰阁极少有人造访。

    宁凉瑜掀袍坐下之后,并没有四处打量,只颔首等待着,看的出来他的教养很好。

    陈管家一拱手:“还请宁四公子稍等片刻,侯爷即刻就到。”说罢,他吩咐小丫头人看茶。

    “无妨。”宁凉瑜浅浅一笑,笑的温润。

    一旁候着的几个小丫头看着宁凉瑜这一笑,俱有些面红耳赤,心里都嘀咕着这位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宁四公子生的实在好,这一笑,就让人看到了春天。

    注意到小丫头们的注视,宁凉瑜微微蹙眉,但片刻之后,他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把目光落在旁边的小溪里,看着几条锦鲤弄水嬉戏。

    邵晏没有让他久等,宁凉瑜一盏茶只喝了一半他就来了。

    “宁四公子光临,邵某有失远迎,不知宁四公子前来所为何事?”邵晏抱拳,颇为友好的问好。

    宁凉瑜很有礼貌,他对邵晏起身相迎:“永宁侯客气了!说来可笑,宁四不过是为一件小事前来......”

    ————————

    因得了侯爷吩咐的缘故,璎珞一直没有敢离开。她现在还不敢抄经书,因为她觉得她的字还是拿不出手,索性先练练,等练得差不多了再抄。

    璎珞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就执笔继续练字了,她没有用邵晏给她的澄心纸,就随便找了几张普通的纸,对着临摹帖开始练了起来。后来练累了,璎珞才放下手中的笔,又把桌案收拾了一番,才进来书阁拿了本书看。

    她刚翻了两页,就听到成音在外面敲门:“璎珞姑娘,侯爷吩咐你去碧辰阁。”

    璎珞微怔,让她去碧辰阁?那里不是待客的地方吗,而且侯爷不是在那里见宁家四公子的吗?

    璎珞把书放回原处,走出门的时候成音还在门口等着。

    “成音大哥,你可知侯爷唤我前去所为何事?”不知道为什么,璎珞心里有些慌。

    成音闻言顿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她一眼,声音不像以前那样冷了,好像还带着些抚慰的感觉:“我也不知,但总归不是什么坏事,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哦,谢过成音大哥。”璎珞低下了头,伸手揪了揪衣襟上的穗子。

    成音的余光看见了她的动作,他不觉放慢了步子,与小姑娘的距离也不知不觉的拉近了。

    还没到碧辰阁,离得老远璎珞就看见阁里相对而坐的两个芝兰玉树般的人。璎珞下意识的看了两眼,心里有些惊讶,这位宁四公子应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位能与侯爷气质相媲美的公子了。

    不同的是,侯爷是清冷的,而这位宁四公子是温润的。但两人又有共同点,其实他们都是那种让人难以接近的人,不管表面上看起来多么的和煦,骨子里都带着疏离。

    离得近些之后,璎珞能看清宁四公子的相貌了,她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这人与她上次在聚仙楼里见到的好似有些不同呢,但又说不上来是哪点。

    这人,让她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她应该认识他一样。

    思俦见,两人都看到了她。邵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与以往也不大一样,那是一种带着霸占性的,赤、裸、裸的说明她是他身边的人。

    至于宁凉瑜,他看见璎珞的瞬间,就站起了身,璎珞分明从他脸上看出了惊喜。

    璎珞心里更加没底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书房离这里很近,走了几步就到了。

    璎珞先到书房外的茶房煮了一壶热茶,用小紫檀木的托盘托着茶壶和官窑制的瓷杯轻手轻脚的进了书房。

    邵晏已经在镶着玉的大理石书案前坐下了,他的坐姿很端正,此刻正手执一卷书,聚精会神的看着。璎珞眼尖,看了一眼,发现那是《十一家注孙子》

    璎珞屏住呼吸,动作更加轻慢了,生怕惊动了邵晏,影响了他读书。

    却还是被他发现了。他微微抬眸,视线从书移到她的脸上,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不渴,先把茶放在那边的茶几上吧。”

    《侯爷他是重生的》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