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关心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姑娘侧睡着,让邵晏刚好可以看到她美好的睡颜。璎珞本就生的白,说是冰肌玉骨也不为过的,这时恰有一两缕月光洒在她的透过窗子洒在她的床前,还有那么一抹不听话的月光落在了小姑娘的侧脸上,但小姑娘却比月光还皎洁,干净美好的不似凡人。

    若不是她的唇微微嘟起,香腮也稍稍鼓起,平添了几分孩子气,只怕会叫人以为看到的是一副来自仙界的画——璎珞就是那画中人。

    她身上的被褥盖到了胸脯的位置,胸口随着呼吸起伏,双手交握着,放在脸侧,睡的很安心。

    邵晏就站在她的床前,静静的看着,也不知看了多久,最后才悄声走近一步,把璎珞的手收进被中。

    见她并没有因为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不适应,邵晏松了一口气。

    他伸出手,指尖轻轻滑过小姑娘的眉梢,顺着她的鼻梁来到了她的唇上。

    他的手指有些粗粝,不比小姑娘的肌肤娇嫩,摩挲着小姑娘软嫩的唇瓣,邵晏眸色渐深。

    最后还是化为一声轻叹,他方收回手,垂放在身侧,又替小姑娘关了窗才离开。

    第二日璎珞醒来,看着邵晏总觉得有些怪怪的,邵晏注意到她的异样,握着书的手悄悄收紧了。

    谁知璎珞这小姑娘竟犹豫不决的问了一句:“侯爷您......需要夜壶吗?奴婢昨晚好像听到您起夜了好几次。”

    邵晏动作一僵,手中的书差点没被吓掉,良久才沉声辩解道:“许是你听茬了吧。”

    璎珞这才不好意思的拍拍额头,苦着脸道:“可能吧,奴婢昨晚睡的有些沉,可能是梦里梦到侯爷起夜了吧。”

    邵晏:“......”

    所以,重点是他的小姑娘梦到他了!

    又过了几日,璎珞渐渐适应了在麒麟院的生活,有时也会为邵晏和老夫人做几道菜,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去回去看看景福。她已经摸清了邵晏的起居。

    邵晏每日卯时过半起床,先简单的洗漱,练上大半个时辰的武艺。再洗个澡,又洗漱一番,才开始用早膳。邵晏现在没有领值,每日过的颇为清闲,上午一般都是给老夫人请安,请安之后就在书房里呆半天,若是早上不去,就是中午去老夫人那里用膳。

    每日去老夫人那里邵晏都要璎珞跟着,璎珞也情愿,因为在那里多半会见到景福。

    这日成音回来了,风餐露宿的,清俊的脸上胡茬都冒出来了,璎珞瞅着,总觉得成音好像清减了不少,把那副骨架衬的更加高大了。

    璎珞是见到成音回来的第一人,她那时正在院子里给花浇水,那花正是前几日从老夫人那里搬过来的。

    她正提着小花洒,小细腰弯下来,闲闲的往一株牡丹的根茎处浇水,转身的时候看见成音就在不远处站着,她的眼里无不是惊讶。

    其实成音站了好一会儿,不过璎珞没有发觉。成音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约莫是半刻钟?他一进麒麟院就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衣衫的小丫头在院子里浇花,浇的很喜欢的样子,浇完一株,立马又跳到另外一株前,宛若一只小蝴蝶,还时不时的摸摸花朵的瓣儿,看起来着实幼稚。

    成音却看出了神,等回过神来,眉心已经不自觉的拢起。

    他不动声色的把视线从小姑娘白嫩纤细的皓腕上移开——那是小姑娘怕被水染湿袖子才无意中露出来的,白生生的一小截,跟嫩藕似的。

    璎珞对他微微一笑:“成音大哥回来了。”

    小蝴蝶的声音也确实很软,又柔,听起来很让人舒服。成音对着璎珞点点头,淡淡道了一句“嗯”,就准备进去。好在璎珞知道他性子冷淡,也就没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

    离开之前,他还是扭回头看小姑娘,问她:“侯爷可在书房?”

    璎珞给他指了指:“不在呢,方才侯爷回房间换衣裳去了,说是一会儿有应酬,要出去。”

    “哦”,成音思俦片刻,才提步,走向邵晏房间。

    璎珞也收回目光,依旧浇着水。过了一会儿,全部的花都浇完了,璎珞有些无趣,抬眼看到在侯爷房间外等候的成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去了,她也没在意,把手中的小花洒放在地上,悄悄揉了揉有些酸的腰部。

    不多时,就见成音从侯爷的房间里出来了,不过神色依旧是淡淡的,叫人看不出喜怒。

    璎珞微微侧过身,给他让了路。成音就迈着长腿回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知怎么得很,快就关上了房门。

    没过多久,邵晏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他换了件宝蓝的直缀,头上系了玉冠,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打扮,俊秀雅致。

    他一副要出门的样子,路过璎珞身边时,他顿了顿,跟璎珞说道:“我今晚不回来用膳了。”

    璎珞睁着水眸,点了点头,最后还不忘关心一句:“侯爷切莫吃太多酒,那样伤身的。”她听说应酬场上经常把吃酒当喝茶一样,但那样得多伤身呀,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入了邵晏的耳,他的步子慢了许多,嘴角翘起,但没有回头叫璎珞看见。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都温和柔软了许多:“嗯,知道了。”

    下午璎珞和成元一处打扫,就听到成元唠唠叨叨的抱怨,仔细一听才发现都是心疼:“一连三天没有睡觉,也就刚离开的那一天睡了两个时辰,铁打的人也熬不住呀!这不,刚回来就趴在床上补觉去了。”

    璎珞听出来了成元口中的人是他的兄弟成音,也没好插嘴,只安慰道:“侯爷安排成音大哥办事,是看重他,还不是一件好事!”

    “是这个理!”成元总算不再絮叨了,说实话,自家兄弟被主子看重,他这个做兄长的最是开心。

    这日邵晏回的比较晚,麒麟院都掌灯了,邵晏才披着清冷的月光,走进这方院子。邵晏这个人喜静,最不喜人打扰,只有入他眼的人才能长久待在他身边,所以麒麟院常年来只有成元成音,再加上一个偶尔煮饭的宋妈妈,暗处的人姑且忽略不计。

    着实有些清冷了,半分也不像寻常侯爷的院子。寻常勋贵,哪个不是美婢成群?至少身边服侍的下人就不止十个八个。

    但如今璎珞来了,邵晏也就觉得满足了——有她,就够了!

    院子里现在就只有成元一个,正撅着屁股扫地。他见到主子回来了,立马就扔下扫把,笑嘻嘻道:“侯爷您回来了?”

    邵晏没理他,沉默了片刻才问他:“璎珞呢?”

    成元:“......”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肿么破!!!他想躲在墙角里哭唧唧的画圈圈!!!

    被侯爷冷峻的眸子一扫,他到底还是挠挠头:“璎珞被老夫人叫了过去,听说是老夫人要她读书听。”

    邵晏听了,点了点头。老夫人虽然年纪刚到四十,但是常年来一直为远在西北的邵晏担心,再加上邵晏父亲走的早,她抑郁在心,所以比旁的夫人身子弱些,眼睛虽好使,但是看久了容易头疼,找个会读书的小姑娘读给她听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姑娘声音又软又甜,邵晏几乎能想象到她用那糯糯的嗓子读书,该是多好听呀,怕是六皇子的碧茝琴都奏不出比那更妙的声儿

    邵晏想了想,又跟成元说:“成音这几日辛苦了,你告诉他可以好好休息,这几日没有什么事了。”

    成元:“......是!”

    成元又眼巴巴的等着邵晏关心他一两句,毕竟问了璎珞,又问了他弟弟,下一个就一个轮到他了吧。

    没想到,邵晏弹了弹衣袍上不存在的灰,嫌弃的看了成元一眼,然后就阔步直接回了房间!

    成元听到树上传来那几个暗卫的嘲笑声,恼羞成怒,差点没有拿起扫把抡过去:“笑什么笑,仔细小爷我打折你们的腿!”

    那树上大的几人又笑了一会儿才停下,一人又笑着挑衅道:“咱们都等着元大爷来打呢!”

    此话一说完,从树上、屋顶上、墙外都传来了一阵阵低笑声。

    “等我兄弟醒了,给你们好看!一个个的就知道在我面前撒野!”成元咬牙切齿,磨牙的声音都盖过了那些笑声,那些人见成元真的有些恼了,才罢休。

    *

    邵晏换回平时穿的衣服,又把玉冠去了,让一头墨发散落在肩上,随意的找了一根月白的带子系了。看起来多了些懒散的味道。

    这时月亮已经转到树枝丫上了,邵晏抬头看了一眼,对着旁边的成元招了招手。

    成元以为他派到用场的时候到了,连忙凑到邵晏身边,满脸谄媚:“侯爷您有什么吩咐?”

    邵晏比他高些,就低头瞥他一眼,让成元差点以为那是个白眼。

    “没什么吩咐,就是问问你今晚璎珞晚膳用了什么。”邵晏淡淡道。

    成元分分钟都想剖腹自尽!

    《侯爷他是重生的》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