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白菜网送彩金无需申请 > 比邻 > 99.99. 我朝中有人他知道吗

99.99. 我朝中有人他知道吗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这座大宅子, 对李果而言仍十分具有吸引力, 但他早已没有进去采摘花果的念头, 不只是因为冬季,花果稀少。

    他一个半大的孩子,其实也说不清自己的感受,大概因为这宅子里, 住着那个讨厌的男孩吧。

    李果经常被人嫌弃, 也被小伙伴们排斥, 对于这样的事, 他习以为常, 别人不喜欢他, 他还不喜欢那些人呢。但是那天在海港,这个有钱邻居和王鲸一起欺负自己,李果当时很难过。

    李果孩子的思维里,这人给他好吃的包子, 就是他这边的人, 会向着他的。

    然而并不是这样, 他也嫌弃,他也欺负。

    瞥向静公宅西厢, 西厢的窗户开着, 不过没有那位有钱邻居的身影, 正好,不想见到他。

    李果放心寻找砖头,以便压牢木板,让北风吹不动它,这样就不会老漏雨啦。

    在屋顶桓墙收集砖头,再将木板压牢,李果拍拍手,站起来。也就在起身,他抬头一看,就看到西厢探出一个人,正是那位有钱邻居。

    李果哼一声,别过脸,背过身,跳到桓墙上,他准备借住两墙间的缝隙下滑。

    西厢窗户里的有钱邻居在喊叫什么,李果听不懂他的话,不过还是回头驻足。

    赵启谟从窗前消失,又迅速出现。他手脚并用,翻下窗户,攀爬屋檐,跃上桓墙。李果看他追过来,警惕倒退,以为他是要干么,但等人走进,李果瞅见赵启谟手上有东西。

    赵启谟走到距离李果两步外,他伸出手,手里捏着一样东西,用油纸包裹,看着像似吃的。

    “给你吃。”

    手指抬动,往李果这边递。

    李果想也没想,用力拨开。

    “这是蜜糕,很好吃,你吃。”

    赵启谟将油纸包放在桓墙上,他转身往回走,但他并没有离开,只是远远看着。

    李果闻到蜂蜜的香味,桓墙上的蚂蚁显然也闻到美好的食物味道,爬动过来觅食。李果坐下来,拾起油纸包,将上头一只蚂蚁拍落。油纸用彩色细绳包扎,扎成四方形,包扎得很精致。李果将油纸包放在大腿上,他解开彩绳,掀开油纸,包裹在里边的一块四方蜜糕,蜂蜜和奶蛋甜腻的味道四溢,李果几乎要滴下口水。

    李果没有见过这样的糕点,他捧起蜜糕,凑近鼻子闻气息,那是从没有吃过的甜美。

    对李果家而言,一点点糖都是很珍贵的,何况是蜂蜜。

    一定很好吃。

    擦擦快要滴下的口水,李果将油纸重新包好,扎系上绳子。他起身朝赵启谟走去,将油纸包塞还赵启谟。

    “哼,我不要和你好,别想拿吃的收买我。”

    寒冷的海港,躺在冰冷的地上被王鲸踢打谩骂的记忆太深刻,被迫剥去衣服的耻辱太深刻,太多恨意,李果忘不了。

    李果滑下桓墙,他动作敏捷,轻轻松松踩在地面。往前要走,听到身后有声响,李果回头,他惊讶看到赵启谟也从桓墙上滑了下来。

    “喏,给。”

    赵启谟仍是将蜜糕递过来,他这缠人的方式十足孩子气。

    李果看到赵启谟手指上有蹭伤,那是赵启谟滑下墙,手指蹭到桓墙上砂砾留下的痕迹。他皮细肉嫩,蹭破皮,流着血。

    “鸡蛋也是你给的吗?”

    李果立即联想到,前几天,一个装鸡蛋的陶罐突然出现在厨房。李果有时在外头惹事,怕回家被娘发现,不走大门,也会滑下桓墙,然后翻爬厨房矮窗,进入家里。

    赵启谟能听懂的土语词语比往前多,再加上几分揣测,他点了点头。

    “可是我没有东西给你吃,炊饼吃吗?”

    李果立即和颜悦色,他接过赵启谟的蜜糕,此时他已经不讨厌赵启谟了。

    三天前,城东富豪孙宅发放炊饼,抬出好几筐,发给城中的乞丐和贫民,李果提着布口袋去讨要十个。

    到现在还有三个没舍得吃完。

    李果将蜜糕揣怀里,他翻进厨房,从篮子中取出发硬的一个炊饼,伸手递出矮窗,递给赵启谟。

    赵启谟愣愣看着炊饼,也对上李果笑眯的眼睛,弯起的嘴角,好会,赵启谟接过炊饼,捏在手里。

    这说是炊饼,却硬得石头似的。

    “你吃。”

    炊饼在李果看来是美味,而且孙家的炊饼特别厚实,耐饱。

    赵启谟面有难色,可也耐不住李果的热情,张口啃下一块,拿在手上,小口吃着。

    寒冬,食物储存得久,这炊饼还没变质,但实在太难吃,又硬又冷。

    “你吃。”

    赵启谟吞下那块饼渣,指着李果的蜜糕。

    李果在身上擦擦手,拆开包装,将蜜糕掰成两块,他拿起一块用舌头舔了舔,难得的甜味充斥味蕾,他瞪大一双黑亮的眼睛,那眼睛里闪着光芒。他低头小口咬下一块,蜜糕口感酥软,味道甜美,这是从未吃过的美味,太好吃了!

    赵启谟看见李果吃得眼角泛红,吮吸指头,舔手心,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炊饼也不那么难入喉,不觉又咬下一小块,咀嚼入腹。

    “炊饼不好吃。”

    李果赧着脸,他手中的半块蜜糕已经吃完。尝过这般精美的糕点,他也才懂得炊饼实在不能比。

    “我,我买糖给你吃。”

    舅舅之前给李果三文钱,可以买三颗饴糖,李果一直没舍得花掉。

    李果这句话,也不知道赵启谟有没有听懂,赵启谟只是点头。

    午后,李果逾墙,趴在西厢窗户外,用小石子敲窗。赵启谟过来,打开窗户,李果塞给他一颗糖。

    赵启谟端详掌心中的糖说:“我很多,比这个好吃。”

    回屋抓来一大把,塞进李果怀里。看得李果目瞪口呆,那是堆用彩纸包的糖,五颜六色,看着就十分美味。

    “我吃你的东西,会腹泻。”

    赵启谟将李果的饴糖捏在手心,他不敢剥开吃。

    白日吃下两小口炊饼,腹疼到现在,虽然没有上次吃芋头那么严重。

    “我食物很多,你不用分给我。”

    未了又叮嘱李果。

    李果脚踩屋檐,两只小胳膊挂在窗上,他满怀的糖果,几乎要溢出,他冲着赵启谟傻傻笑着。

    夕阳挂在天边,桓墙两边的人们,匆忙回家,并没有发现那个逾墙的孩子。

    不当就不当,谁稀罕呢。

    用绳子将新木板沿屋檐吊上来,李果用力拽着,搬到屋顶。他一个人,也没有帮手,自己能搞定。

    把新木板盖住屋顶入口,李果想顺着桓墙滑下落地。

    他从屋顶跳上桓墙,不禁朝赵启谟的窗户张望,知道寝室里确实无人。

    他不在呢?

    有点失落。

    随即,窗上的一簇青葱引起李果的注意,那是一盆芦荟,长势良好,正在舒坦晒着太阳。

    这是李果当初送赵启谟的芦荟,长大许多,芦荟叶抽长,肥胖,饱满。

    哼,这是我送的芦荟,他还养着干么。

    行动快于思考,等李果回过神,他已经攀爬上静公宅屋檐,站在西厢窗前。

    不加思索,拿起窗上那盆芦荟,转身即走。

    李果拿人东西,并没打算藏起来,他大大方方搁放在自家屋顶上,离那西厢窗户远远的。

    本地居民,芦荟大多养在屋顶,不用浇水,有雨水,也不怕旱死。

    拿来这盆芦荟后,李果没做多想,沿着桓墙滑落。

    两天后,李果去海边找阿聪,顺便抓小螃蟹,用破网捞小虾。回到家,李果爬上屋顶,掀开木板,将小螃蟹晾晒。

    小螃蟹晾在竹匾里,大大的竹匾,十来只小螃蟹,看着实在穷酸。

    晾上小螃蟹,李果朝芦荟走去,网到十几尾小虾,自然不会浪费,随便和芦荟一起炒着吃,能吃就行。

    此地沿海,鱼虾价廉,这么一捧小虾也换不了什么钱,当然是将它吃掉。

    芦荟养这么大也没用,当然也是将它吃掉。

    就掰两根最大的芦荟叶子吧,削皮,切块,和小虾炒一炒,再加把盐,便是美味。

    李果馋着,听到身后有人喊叫,他回头,才察觉赵启谟站在西厢窗户里看他。

    “果贼儿,芦荟还来。”

    赵启谟字句很简单,他趴在窗上,手里捏着书卷,仍是以往熟悉的模样。

    “我不送你了,现儿是我的芦荟。”

    李果一个市侩小儿,才不讲什么礼仪。

    “不仅不还你,我还要把它吃掉。”

    李果说着,就蹲下身去掰芦荟叶子。芦荟叶子边沿遍布小刺,李果小心翼翼行动。他屏住呼吸掰下一叶,又去掰第二叶,赵启谟的声音已在身侧大声响起:“它何曾得罪你,你吃它做什么?”

    李果哇的一声,拇指扎在芦荟勾刺上,拔出,一滴血液在拇指指腹上晕开。

    他这是被赵启谟吓得,才不慎把手指扎伤。将拇指含口中吮吸,同时不忘怒瞪赵启谟。

    “我看看。”

    赵启谟拉出李果手指,拉到跟前,仔细察看,只是一个细小如针眼的小口子,他擦去渗出的血液,低头朝拇指喝气。

    看赵启谟模样专注,李果反倒不好意思,急忙缩回手,不肯再让赵启谟察看。

    “涂下口水就好啦。”

    李果把拇指放在唇边,用舌头舔了舔。

    “你翻墙过来,不怕被你娘发现吗?”

    歪着头看赵启谟,发觉赵启谟似乎长高不少,眉宇间也多出几分英气。

    “我娘去紫竹寺。”

    赵启谟瞥眼地上的一盆芦荟,还有一支被摘下的芦荟叶,他回头看李果,认真问:“可以食用?”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