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8.化解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防盗时间过后,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李果急忙过去,让赵启谟张嘴,他仔细察看, 发现是挨死鲸鱼那拳,导致牙齿磕破唇而流血,还好口子不大。

    “没事。”赵启谟拉开李果摸他脸的手。

    “赵启谟,你别得意, 学规里明文禁止生徒斗殴, 以身触犯的人会怎样?小孙,你来背背。”

    王鲸狞笑着,潘猴过来要搀扶他,被他甩手拒绝。

    听到学规,小孙脸立即刷白, 他打架前, 早将学规抛在脑后。

    学规有言, 但凡生徒斗殴(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行扑挞之法(打一顿),并令学置长报知家长。

    王鲸被赶出县学已有老长一段时间,他对学规记得这么清楚, 正是因为他之前频繁触犯。

    赵启谟感觉有人抓了下他的手, 转头看是李果, 李果一脸担忧。赵启谟倒是很淡然, 他打架前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你们等着受罚吧。”

    王鲸说时,用手指点着孙齐民和赵启谟。

    “我看未必。”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是女声。正是之前陪伴舞姬的小公子,居然是扮男装,实为女子。因为个头比较高,又无女儿家娇羞之态,不开口的话,真是雌雄莫辨。

    “斗殴是一回事,惩戒乡霸恶棍是另一回事,只要说明缘由,学官不至于善恶不分。”

    女子话语一落,番娃唾地,似乎十分鄙夷。

    瓦肆男女混杂,在场围观的就有不少女人,不过都是平民。这位扮男装的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气质言谈不俗,想来有点来头。

    “老子说话,你个不男不女的妖人,出来插什么嘴,丢人现眼。”

    王鲸恼怒,他向来欺软怕硬,何况面对的是个女人。

    “你嘴巴放干净点。”

    孙齐民最见不惯侮辱女人,再说这位女子说的话,不无道理,见识不比男子差。

    “元夜出行,女装多有不便,不得已为之,我无意冒犯众人。”

    遭受辱骂,女子不卑不亢。

    “我不过是都巡检的家眷,在你这位大海商的公子哥面前,确实没什么说话的地儿。”

    女子说时,嘴角微微勾起,明显是个嘲讽。

    女子的言谈举止,莫名让孙齐民觉得喜爱,孙齐民不住点头。

    都巡检,官是不大,但却是负责海面巡察的头子,手里还有兵。

    王鲸咋舌,悻悻起身,招呼番娃和猴潘走人。

    商不如官,商不如官,忍了。

    “启谟,死鲸鱼怎么走了?”

    李果不解,问启谟。

    “你知道都巡检是干么的吗?”

    启谟微笑,心里对这位陌生女子萌生几分赏识。

    李果摇头,他一个平头百姓,哪里知道这些官职。

    “负责沿海巡视,王家是海商,都巡检要是有意刁难,说他家海船藏海寇,贩私盐,诸如此类,那可是相当麻烦。”

    启谟不大相信这位女子就是都巡检之女,可能是用此吓唬王鲸。

    舞姬过来答谢,孙齐民说不必,李果只是傻笑。

    此时四周围观的人,陆续散去,他们就是来看打架斗殴,既然城东霸王走了,他们自然也就四散,该干么干么去。

    “谢谢姐姐,出手相助。”

    舞姬对这位侠义的女子,在茶楼出手相助,十分感激。

    “不必客气。”

    女子辞行,和“书童”,其实是女婢,结伴离去,很快消失于人群。

    打过一架,孙齐民对瓦肆的兴趣大减,心里担虑着明日被王鲸一纸状告到县学里,再兼之身上有伤,出了瓦肆,小孙和赵启谟、李果辞别。

    目送小孙和阿荷离去,赵启谟、李果,罄哥三人,便也离开了城东,返回衙外街。

    也就在衙外街,李果认出前面执灯行走的两人,正是之前扮装女子和她的女婢。

    “启谟,是她们。”

    李果扯启谟袖子,惊诧想着,她们居然也住在这里。

    “且留步。”

    赵启谟追上。

    女子驻足,也认出是在瓦肆相遇的那伙人,说着:“赵公子有何事?”她竟然认识赵启谟。

    “你何以知晓我?”

    女子笑着,用手指着李果,说:“我还知晓他唤果贼儿。”

    此时,赵启谟已隐隐猜测到,这位女子恐怕也是位邻居,只是处于深闺之中,他们不曾逢面。

    “我是林家女,名唤瑾娘,家与静公宅相邻,往日曾在窗内见过你们。”

    瑾娘解除赵启谟的疑惑后,不再多话,和女婢离去。

    留下赵启谟和李果面面相觑。

    “启谟,要是死鲸鱼真的告到县学里,你怎么办?”

    将赵启谟送至西灰门门口,李果问启谟。

    “没事,我顶多挨家父训斥、再禁足几天,就是小孙有些吃亏。”

    赵启谟在县学里是著名的学霸,毫无疑问,老师们都喜欢他,也十分赏识他,他不会被体罚。至于小孙,因为平日成绩就差,小过错记下不少,恐怕难逃惩罚。

    “那我和你过去,跟赵提举求情,告诉他,你是为帮我才和死鲸鱼打架。”

    李果心里不忍赵启谟因此受罚、被骂。

    “不必,你回去吧。”

    赵启谟话别,走进衙坊,回头见李果还站在门口。

    “快回去。”

    赵启谟挥手。

    瑾娘十五岁,比赵启谟大一岁。

    衙坊的居民大多是官眷,也有小部分不是,属于富人。林家便是富人。元夜,贵家妇人闺女,都会出游看灯,瑾娘因为没有家人陪伴出门,才扮了男装,带上婢女出去。

    林爹三年前亡故,瑾娘的母亲是位刚毅的女子,接手亡夫的生意——林家在落玑街有家真珠铺,并抚养瑾娘及一位年幼的儿子。

    随着年纪增长,瑾娘体现出和其他深闺女子不同的一面,她对外界十分好奇,胆大敢为。趁着月色,装扮的遮掩,瑾娘不只经常去城东,甚至瓦肆也去过不只一次。

    这个十五岁的女孩,惊世骇俗,缺乏管教,见多识广,不亚男子。

    年幼时,被关在院中,瑾娘的乐趣是荡秋千。能荡得老高,仿佛要飞上天那边。她喜欢荡秋千的感觉,惊险且逍遥。

    对于女红,瑾娘毫无兴趣,她倒是喜欢看唐人传奇,喜欢听人说书,这也是她会去瓦肆游荡的缘由之一。

    白日在家,瑾娘透过二楼闺房窗户,望向外界,能看到静公宅的门口。她数次见过赵启谟和李果。

    仆人最喜欢说邻里的闲话,由此她也知道赵启谟是赵提举的儿子,而李果是衙外街一个很调皮捣蛋的穷孩子。

    一个官员之子,一个贫民之子,和睦相处,成为友人,这让她觉得十分有趣。

    市用于做生意,坊为居民区。本朝解除市坊阻隔,商铺开遍居民区,唯有那桓墙,还保留着。

    西灰门直通衙外街,衙外街的住户都是平头百姓,日子大抵还过得去,就挨着桓墙住的李二昆家最为贫困。

    李二昆是个水手,两年前跟随海船出航,再没有音讯,没音讯的水手很多,大抵都是死了。航海极其危险,狂风暴雨,迷途触礁,人船并沉;也有那遭遇海寇的,活活捆系丢大海喂鱼。汪洋中,无人知晓,音讯不达。

    李妻阿匀独自抚养两个孩子,一个十岁,男孩,叫李果;一个二岁不到,女娃,唤果妹。

    秋日的清晨,一行队伍浩浩荡荡穿过衙外街前往西灰门,开路的官差皂衣齐整,官差后是位骑高头骏马的男子,男子四十岁光景,白面美须,是位燕闲装束的官员。在官员后面跟着一顶轿子,轿子遮帘严实,里边是位女眷。轿子右侧紧随位十一二岁光景的男孩,男孩明眸皓齿,仪貌出众。他脖子上挂着串珠金坠项饰,及肩的发用红发须系结,是位贵气的小公子。男孩跨下骑匹雪白的小马驹,马具鲜彩,悬挂铃铛,一路叮铃,十分惹目。围观群众众多,熙熙攘攘,男孩似乎很厌烦,他眉目间的稚气未消,却一脸矜傲。在轿子后,还有七八位仆役,有女有男,有挑担的,有提盒的,肩上都挂着包裹,风尘仆仆。

    李果挤进人群里观看,他个头矮小,四肢灵活。李果头上扎两个羊角,手腕上用红绳系着一枚花钱。已经入秋,他还穿着一件宽大的短袖背搭,露出大半的手臂。这个贫困人家的孩子,小胳膊小腿,皮肤白皙,眉眼如画。

    小公子骑着白马从李果身边穿过,李果看得目不转睛,他的注意力全被那匹小马驹勾引去,倒是没看清马上人的模样。

    马蹄溅起的泥土撒在李果脚上,李果蹲下身,脱下一只破草鞋,用鞋底擦蹭。等他再抬头起身,小马驹已走远,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几位仆役。

    衙坊又入住位携家带眷的官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位官人从京城前来,分派到提举常平司任职,是位茶盐提举。

    茶盐提举及其家属入住的房子,正是李二昆家斜对面那栋空置的大宅院,当地人习惯称这座大宅院为静公宅,静公大概是宅子第一任主人的敬称。

    静公宅和李家之间只隔堵桓墙,两家挨得很近很近。近到两座宅子二楼窗户对望,相距不足二尺。

    以往,这座宅院住着提学官人,自提学官人搬走后,空置有一年之久。

    人走寂寥,院中树木便也就寂寥的生长,不误花期,不误果期。

    静公宅院子种满花草,在挨近李家的角落,有一棵梨树,尤其高大,什么年代种下不可追溯,新主人入住,正是硕果累累的时候。

    在梨花飞舞如雪的季节,李果就已惦记上这棵梨树,对于静公宅,突然来位新主人,李果扼腕。

    李家已经是赤贫家庭,李二昆了无音讯,李家断掉生活来源,依靠李妻阿匀给人洗衣,帮衬赚几个买粮钱。家里往往吃了上顿没下顿。李果是个机灵,不安分的男孩,城郊瓜农的瓜熟,他会去摘瓜,花农的花圃的荷花芍药盛开,他会去摘花;城东海港的渔船靠岸,他会去捡渔民网里抖出的杂鱼,衙坊后菜市场休市,他会去跟菜商讨要两根枯萎的萝卜或者一颗芋头。

    但凡是能吃的,他都很热衷,如果还能卖点小钱,那再好不过。

    也就不难理解,从静公宅的梨树开花,他就惦记上了。

    李家一日一炊,日不再炊。吃过一日唯一一餐,可能是萝卜煮米汤或者野菜烙饼,也可能是清水蒸芋头,李果舔舔手指,回味着食物的美味,又开始出门转悠。

    转来转去,他站在城墙下,仰望着静公宅种的那棵梨树。

    梨子瞧着还有些青涩,假以时日,定是多汁甜美,擦擦口水,李果往城东港口跑去。他一个小孩儿,又没人管教,终日无所事事,不过是闲逛。

    果妹呢,阿匀绑在身后,这娃特别瘦弱,无论做什么活,阿匀都带在身边。

    再大些,就可以让李果带了,当然得是能养大,要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钱医她。

    十多日后,静公宅的梨子成熟,散发着诱人的果香,李果搬来木梯爬上自家二楼。

    李家的房子又窄又小,还歪歪斜斜,营建时用料低劣,勉强也撑过三代人,就是每年海港刮来台风,会在风雨中颤颤巍巍,仿佛要寿终正寝。

    李家二楼就是一个阁楼,在前年和大前年的台风中饱受摧残,已经不能住人,成为杂物间。

    李果推开陶缸破箱,爬到木窗窗棂,拿起木条,将木窗支起,那窗子残破,悬在半空,摇摇欲坠。

    将身子探出窗外,李果用眼睛测量自家窗子桓墙的距离,对小孩的李果而言,距离有和桓墙的距离,对小孩而言有点远。但是小孩子身手灵活,李果弓身往窗外一跃,安稳落在桓墙上,简直毫不费劲。

    大白日的,李果没敢干这种逾墙的事。但晚上嘛,趁着夜色,偷偷摸摸的,满载而归,岂不美哉。

    夜晚,趁娘入睡,李果在腰间绑一个小篮子,他从阁楼窗户跳到桓墙,再沿着桓墙行走,来到靠近梨树的位置。梨树远比桓墙高大,几根枝叶蹿出桓墙,踩在桓墙上,采摘梨子十分便捷。

    摘下一颗,在衣服上擦擦,急忙三五口吃完。夜幕下,也没人会注意到桓墙上头有个小人。

    迅速摘满一篮,约莫十一二个,李果原路返回。跳回自家窗户时,余光瞅见静公宅二楼房间突然灯火如昼,李果机智的趴在地上,扑了一脸灰尘。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