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5.深夜马嘶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赵启谟远远望见林寮滩, 就也看到浅水湾里横卧一头庞然大物, 在它四周围观着里外三重的船,有海船、渔船、沙船等, 造型各异, 大小不同。

    恐怕方圆百里的人都赶来了, 这是有船的,没有船的人们全挤在林寮滩, 黑压压一片, 仿佛蚂蚁窝。

    赵启谟搭乘的船,是市舶司的官船, 一路畅通无阻,其他民船不敢拦道,顺利驶到海大鱼身下。船上的众人抬头一看, 瞠目结舌,站在这巨大躯体之下, 个人渺小得如草芥般。

    若不是亲眼所见,怎能相信, 人世竟有如此神奇的事物。

    眼前一幕仿佛是梦。

    官船上, 除去杨提举一家, 还有刘通判, 赵启谟, 老赵,赵夫人。

    这么大堆人,全仰头站在船头,脸上露出或惊喜或恐惧的表情。

    忽然人群骚动,海船猛烈摇摆,官船上女眷们吓得花容失色。

    “刚定是摆动鱼鳍尾巴,才引起海水震动。不必害怕,大鱼体力衰竭,水浅体硕,无力挣脱。”

    杨提举神闲气定,不枉是位市舶司提举,见多识广。

    众人心神这才安定下来。

    赵启谟走至船尾,探头观看海大鱼的尾巴。他发现这是条扁平的鱼,有着青灰色的表皮,形状颇类似鲸鱼,只是大得不可思议,虽然没有工具测量,目测也在二十一丈以上,说像座岛屿,并不夸张。

    看见鱼尾巴微微抬起,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赵启谟赶紧抓住船身,果然随即一波摇晃袭来,这只海大鱼太过庞大,稍微动弹,就要波及停在它四周的船。

    也就船身摇荡之际,赵启谟看到同样在海大鱼尾巴处,停泊的一艘小船。那小船乘客拥挤,船上站着李果。

    赵启谟居高临下,看向李果,李果仰头也发现了赵启谟。

    四目相对,还在思虑是否打个招呼的赵启谟,发现李果扭过脸,不理睬他。

    心想,这段时日的疏远,想来让李果不快。

    也难怪李果好些日子都没去赵宅。

    距离离开此地,也不过一旬,老赵决定将赵夫人和赵启谟先行送回京,这样,赵启谟能赶上县学的考试。

    离开闽地,意味着此生可能都不会再抵达这里,此地离京城太远,且位于边东南一隅。

    当初老赵跟赵启谟说的云泥殊途,赵启谟一直没有忘记,也不曾忘记。

    孩童时光即将像一辆逆向奔驰的马车一样,一去不返,没有什么能留住。

    就是有缘分,还能再相遇,也不复再有往昔的亲昵欢乐。

    年幼时,身份的界线淡薄,没有多少忌讳,年长后,将是另一番情景。

    赵启谟不忍见到成年后的李果平庸、市侩的模样,不忍心有朝一日相逢,李果再无法喊他一声:启谟。而躬身尊唤官人,舍人,眼底满是由身份差距而导致的谦卑维诺。

    如是这般,那便相互忘记也好。

    这些都是长远以后的事,近在眼前的,是别离的到来。分离总是艰难,甚至让人难堪。

    哪怕有着与年纪不相符成熟的心智,赵启谟仍不愿去直视,有着逃避心理。

    仰头,看着这头遨游汪洋的霸王,被囚禁于这浅浅的水湾,垂死挣扎,无声悲鸣,何等哀戚。

    十四岁的赵启谟,心中也不禁被忧愁纠缠。透过周身的嘈杂,海风袅袅拂过发丝、半空中白色海鸟的翅膀,回绕在海港,扬往大海,在那惊涛骇浪之处,千丈深渊之下,才是这神奇生命的归处。

    突然又是一阵哗然声响起,几千人在呼叫、在激烈交谈。赵启谟脚下的船,正在驱离海大鱼的身躯,赵启谟前往船头,刘通判说:“小公子,挨得那般近,不怕海大鱼吗?””赵启谟摇摇头,他不觉得可怕,这只是头绝望的困兽。

    “那些人在做什么?”

    此时海船离大鱼有一里之远,能看到鱼身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许多梯子,黑豆一般的身影,三五成群在鱼身上爬动,看的人胆战心惊。

    “无赖小儿,鱼还没死透呢,便想上去割肉。”

    杨提举对此地的刁民深有感受,胆肥不怕死,惹事生非。

    “让百姓退二里之外。”

    扬提举吩咐随身侍从。

    官船的鼓声响起,旗手在瞭望台上挥舞彩旗。

    然而在如此混乱嘈杂的场面下,鼓声被淹没,就是有人看到旗手打旗也若无其事,人们根本不听从。

    不会,人群又是一阵惊叫,船身摇摆,紧挨海大鱼的众多船,竟被大鱼激起的水波打翻,连攀爬海大鱼脊背的顽童刁民们也一并被甩下水。

    赵启谟奔向船尾,寻觅李果搭乘的小船,看到那小船已经退出来,只是船身自重大,浪急的情况下,划得很慢。

    “果贼儿,让船快些出来!”

    赵启谟着急挥手,他有不详预感,果然脚下的震动加强,赵启谟抓紧船身,还是被颠簸得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赵舍人,船尾颠簸,快离开。”

    身后传来水手呼叫的声音。

    赵启谟仰望远处,只觉白茫一片,那是被海大鱼击打起的浪花,迎面拍来。

    四周惊叫声震耳,赵启谟迟疑未能躲避,被浪花打得浑身湿透。瑟抖中,他再次见到李果所在的小船,小船上乱成一团,庆幸的是离赵启谟所在官船并不远。

    “果贼儿!你快过来!”

    赵启谟大声呼叫挥手。

    李果从拥挤不堪的人堆里钻出,他站在船沿,也在朝赵启谟用力摆手。“小公子,陆公让你进舱,甲板风大浪高十分危险。”

    赵朴过来,劝告启谟。

    “公子,快下去,海浪又来了。”

    罄哥惊呼,脸上满是惊恐。

    “李果和许多人,被困在那艘船上。”

    赵启谟又被一番海浪拍打,抹把脸,他手指前方。

    果然就在不远处,一艘严重超载的小船在海浪中打旋。

    “得想办法救他们!”

    赵启谟不识水性,否则他恐怕已跳下水,朝李果游去。

    “水手们会去搭救,公子不必担心,随我走。”

    赵朴说得不错,发现这艘小船重得无法动弹,,官船上已有几位水手卸下小船,下海帮忙。

    李果那边,划桨的人在和海浪斗争中精疲力竭,大叫着:“年轻力壮、腿脚好的,快滚下去呀!”

    四周都是围观的船,随便搭一艘也比这艘跑得快,何况还能给小船减重。

    话语刚落,扑扑落水声响起,陆续有人跳入水中。

    李果也跳下水,朝赵启谟所在的海船游去,他水性好,胆子又大,对此时慌乱的情景,不觉害怕,反倒觉得刺激有趣。

    边游边停,不时回头看身后那头愤怒的海大鱼,是否又激起如挂幕似的海浪。身旁入水游泳的那群伙计,也是嘻嘻哈哈笑着。海港居民,自幼习水性,熟悉大海,没把海浪当回事。

    仍站在船板围观的赵启谟却不淡定,他站得高看得远,海大鱼的尾鳍不停在拍动,涌起的海浪一波比一波凶猛。

    “果贼儿,快过来!”

    赵朴和罄哥着急抛下绳子,被海浪打回,赵启谟贴着船沿,侧出大半的身子朝李果伸手,只听身后传来赵朴、罄哥的叫声,特别惊悚、恐怖。

    一波蔽天的海浪呼啸拍来,船身猛烈颠簸,赵启谟的身子像脱线风筝般坠落,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启谟!”

    奔赶过来的老赵扒着船栏失色大叫。

    赵朴和罄哥死死将他拽住,同时船上会水的仆役们扑通扑通跳入海。

    李果眼睁睁看着这一幕,一阵海浪将赵启谟拍下海。还没等回过神来,李果已经一头扎到水里,双脚拼命往后踢,追赶下坠的赵启谟。

    水下,缓缓下沉的赵启谟有过瞬间清醒,他瞥见一个身影,快如海鱼朝他游来,可是海洋中的鲛人?

    意识涣散之际,赵启谟认出贴靠过来的那张脸,那是李果的脸。

    水下隔绝了水面震耳欲聋的声音,双手拽住赵启谟的李果很激动,他竭尽力气,想将赵启谟往上方提,然而海水的阻力很大,赵启谟的体重也不轻,十三岁的李果即拉不动他,又不肯放手,到海面上换气。在水中挣扎一番,李果再憋不住气,海水往鼻子里钻,喉咙肺部陈阵疼痛。咕噜咕噜,李果身子也随着海流往下沉,就在绝望之际,数双大手搭在李果身上,将李果连并赵启谟拉出水面。

    等李果舒醒过来,他已在官船的船舱里。脱得精光,盖条被子,躺在席子上。

    幸好这是官船,船上设施齐全。

    “醒了?”

    刘通判那张大脸凑在李果眼前,李果迷迷糊糊爬起身,发现自己身上没衣服,又躺回去。

    李果脑子晃过他溺水的片段,还有被人压按胸口,抢救的情景,记忆恢复,惊慌忆得一起溺水的还有启谟。

    “启谟呢!”

    李果猛掀被子,翻身坐起。

    “别着急。”

    刘通判连忙摁住他肩膀——裸奔毕竟有碍观瞻,谁想李果大力挥赶,挣脱起身。李果胡乱寻找衣服,焦急万分。

    “都说喽,别着急,赵小公子也被救上来了。”

    刘通判觉得这孩子真有趣,醒来光问启谟小伙伴,却没问自己衣服去哪了。

    “就在隔壁。”

    刘通判手指窗外晾的衣服,那正是李果的湿衣服。

    李果扑过去将衣服扯下,不管仍是**,两三下穿好,便奔出门。

    刘通判跟随在身后,悠然走着。

    两刻钟前,赵提举那位美貌的小公子,可将他们这些人吓得不轻,一不留神就被海浪卷下海。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