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4.归还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无论春夏秋冬, 吴臭头都罩着一条皮制的围裳, 那件围裳臭味浓重, 日复一日沾上血迹肉渣骨渣, 从来不洗。

    不只围裳, 他身上的衣服污浊,指甲缝里总有着厚厚污垢。

    李果基本和这卖肉的屠户没有交集, 李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次猪肉。

    吴臭头不只用火热眼神盯着李果,嘴角还裂开, 露出一口黄牙, 那是一个难看的笑。

    李果汗毛竖起,赶紧让鱼贩包起杂鱼,付钱。

    “果贼儿。”

    不想还是被喊住,李果回头, 警惕地看着吴屠户。

    “有事吗?”

    李果可没钱买猪肉, 喊他也白搭。

    得到回复, 吴屠户连忙将卖剩的两个猪骨塞给李果,嘴里说着:“你拿回去,让你娘熬汤给你喝,大补!”

    李果呆滞, 一时没了反应。

    他和这屠户非亲非故, 怎么就突然来献殷勤。

    “不用不用。”

    李果回过神来, 急忙将猪骨往外推。虽说是骨头,还带着点筋,沾点肉,油腻湿润。

    “拿走拿走,不收你钱,送你。”

    “我说你这孩子,跟我计较什么,我卖猪肉的还能缺这两根猪骨。”

    吴屠户体型魁梧,对李果又是拍肩又是推搡,李果挨受不住,感觉骨架要散,再兼之还得去包子铺干活,李果没空和吴屠户纠缠,只得把两根猪骨拿回家。

    有这么一遭,就有第二遭。

    几天后,李果拿碗去买豆腐,根本没路过吴屠户的肉摊,吴屠户老远就喊住李果,李果想吃他两根猪骨,吃人嘴软,不能不理不睬,回话说:“买豆腐。”趁机跑去豆腐摊,远离吴屠户。

    豆腐刚放入碗,回头见吴屠户正朝自己走来,手里还提着一条肥猪肠。

    “不用不用。”

    李果拔腿就跑。

    之前是不知道缘由,后来听包子铺的人说——和吴屠户有业务往来,吴屠户上个月死了老婆。

    李二昆失踪至今四年,海船失事失踪,不同于陆上的,那十有十成是死了,人在陆地能活,在大海里可不能活。

    只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始终没见过尸体,便无法相信人已经死了。这个无法相信之人就是果娘。

    除去果娘,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李二昆早死得不能再死。

    所以也有来劝嫁的,也有来说婚姻的,这些年就没间断过。

    夜里,李果从赵宅返回,见黄婶和果娘在房里,掩着门。两个女人轻声细语,听不清在说什么。

    人穷,不只亲戚不待见,街坊邻居躲得远远。这帮邻里,和果娘亲近的只有黄婶。

    黄婶偶尔会来窜门,但今日的情景就不像是来唠嗑的。

    “果子也大了.......”

    “他就两个女儿,以后家......”

    李果贴在门上偷听,勉强能听到几句黄婶的话。

    果娘许久都没应一声,黄婶更像在自言自语。

    “阿匀,你好好想想啊。”

    果娘显然没表态,黄婶无奈,开门要离去。

    李果急忙闪开,假装刚好出现在门外,怕被果娘发现他偷听。

    李果恶狠狠的目光,目送黄婶背影离去。回头,对上娘亲温和的眼睛,李果顿时老实,低着头不敢造次。

    生着闷气,李果回到杂物间——曾经的杂物间,现在已经是李果一个人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心事。

    李果并不阻拦果娘改嫁,何况那人是个屠户,有猪肉吃。如果后爹不要他和果妹这两个拖油瓶,他可以带果妹一起生活,养大果妹。

    然而那屠户实在太邋遢,而且娘似乎也没有改嫁的意思。

    李果想着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而生气呢?

    是因为穷,一直都这么穷。因为穷,所以觉得如果娘嫁个屠户,那么就能吃上猪肉。可李果不想让娘因为这个缘由而嫁。哪怕他一直想让娘和果妹顿顿能吃上大肉,能穿上漂亮的衣服,过上好生活。

    虽然果娘没有答复,不过吴屠户的热情并没消散。

    几天后,李果夜里从包子铺回家,走至家门口,发现吴屠户居然在他家门外徘徊,手里还提着块肥猪肉。李果走过去,大声问:“你在我家门外走来走去,做什么?”

    果娘在厨房,听到李果的声音出来,见是吴屠户,十分懊恼,将厨房门一把关上。

    “我我......”

    吴屠户涨红脸,支支吾吾。

    李果知道屠户是来送猪肉示好,李果故意用身子挡在家门口。

    “果子,进来,把门拴上。”

    果娘在屋内喊李果。

    李果听话,入屋,关门前还朝吴屠户做了个挥拳动作,表情凶恶。

    寡妇门前是非多,在衙外街居民的眼里,果娘就是个寡妇。

    早有许多好事者在围观,偷偷抿嘴笑,说三道四。

    吴屠户落荒而逃。

    虽然果娘生活作风严谨,发生这么件事后,还是有好事者特意去取笑李果。李果想不明白,做娘的要改嫁,就是不守妇道,儿子也得一并被取笑是什么道理。

    第二日去赵宅,李果趁赵启谟过来书童房间“视察”,逮住赵启谟问:嫁两个丈夫就是坏女人吗?

    “那要看是因何缘由再嫁了。”

    “何况女子受人支配,嫁与不嫁,往往不是她们自己能做主。”

    “至于贫弱无依的妇人,要求她们为守节而饿死,毫无人性。道德先生们是没挨过饿,饿几天就知道自己错了。”

    赵启谟的话语,总是很有道理。至少在十二岁的李果看来,赵启谟无所不知,令人崇拜。。

    约莫是遭受上次的打击,吴屠户打消念头,在菜市场见到李果,也只当没看到,尴尬啊。

    自此,风平浪静,不觉过去两个月,听闻吴屠户续弦了。新娶的妻子来自乡下,头婚,长得也魁梧,和吴屠户很有夫妻相。

    李果始终没问过娘,为什么一直没改嫁,不过他大概知道缘由。

    娘要是狠心改嫁,他和果妹会流落街头。不只新爹不要他们,这李家祖宅恐怕也没得住。

    当初那么艰难,一日一炊的日子,娘都没丢弃他和果妹。熬到现在,生活还是会渐渐好起来,等我长大后,一定会好起来。李果想。

    武大头将李果喊进店里,李果跟着他绕到厨房。

    厨房里热火朝天,剁肉的,剁菜的,擀面的,包馅的无数人。

    李果被领到刚出笼的一屉包子前,热气腾腾中,李果呆看茫然。

    “夹包子”

    递来一把竹夹子,李果接过。未做思考,夹起一个包子,放到一只大碗里。

    “要七个。”

    武大头严厉呵斥。

    李果往碗里连夹五个,还没夹完,又听新要求。

    “七个外还要六个,不许数,动作要快!”

    李果脑子里快速算着七加六十三,碗里五个,还差八个。

    一口气将八个包子夹入碗中,堆得老高。

    “放下,来,我考你。”

    李果听话放下竹夹子,听说要考,也不知道要考什么,只是认真听着。

    “虾仁包子二文一个,买八个,笋干包子一文两个,买六个,要收多少文钱。”

    武大头出的考题,还是算术。

    “不许数手指,快算。”

    看到李果举起手,武大头喝止。

    厨房几位佣工,起哄说:“大头,你又在吓唬小孩儿。”

    “十九文。”

    李果几乎立即回答,他可是果贼儿,卖过梨子卖过桔子,怎么可能不会算术。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武大头弯身问李果,和颜悦色,言语温和,可见适才是故意吓唬人。

    “李果。”

    李果仰起头笑答。

    靠算术,李果在柳冒儿包子店找到一份工。

    柳冒儿包子店的生意从早到晚,顾客一波又一波,大大的店铺,两个售卖位置,都排满人。

    像李果这么大的孩子,过来也只是打下手,但是不收愚钝,手脚不灵活的孩子。

    被武大头告知明日一早过去,李果欢喜奔往海港,告诉果娘这个好消息。

    自此,李果在柳冒儿包子店干活,拖地抹桌,给厨房的人打下手,偶尔铺面的人忙不过来,喊李果过去帮忙数包子售卖。

    要到太阳落山后,李果才会返家,这时果娘和果妹早回来,果娘烧好饭。

    夜里,李果还得抱着纸笔去静公宅后院等候,罄哥会过来,领李果登上二楼,到他的仆人房里。

    罄哥受自家公子所托,不敢怠慢,教读教写。

    李果学得很快,停留片刻,揣着笔纸就又归家。

    李家原本夜里难得点灯,天一黑就去睡。为让李果学习,果娘买来灯油,也给准备上矮桌凳子。

    李果是个聪明的孩子,一教就会,就是那字实在丑得不忍直视。

    赵启谟让罄哥每二日教李果十字,并且李果的作业还得拿去给他看。还会评分,还会批改,用朱色墨,俨然一位严苛的老先生。

    李果的字丑,歪歪斜斜,支离破碎,赵启谟往字上圈个红圈,再于红圈旁批:笔稳字正,不可胡写。并在作业右上角,朱笔评个“丙”。第一等是甲,最末等是丙。

    李果每每看到如此低的评分,心中是不满的,然而他基本上见不到赵启谟。教他的是书童,赵启谟在书房读书。有时运气好,抬头见上赵启谟从门外走过,也已是极开心的事。

    传话是书童,传递作业也是书童。

    起先每次到赵宅,李果都提心吊胆,遭赵家其他仆人侧目和质疑,也害怕遇到赵夫人和赵提举。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