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6.珠祸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无奈为之, 防盗时间过后, 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马蹄溅起的泥土撒在李果脚上, 李果蹲下身,脱下一只破草鞋,用鞋底擦蹭。等他再抬头起身,小马驹已走远,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几位仆役。

    衙坊又入住位携家带眷的官员, 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位官人从京城前来,分派到提举常平司任职,是位茶盐提举。

    茶盐提举及其家属入住的房子, 正是李二昆家斜对面那栋空置的大宅院,当地人习惯称这座大宅院为静公宅,静公大概是宅子第一任主人的敬称。

    静公宅和李家之间只隔堵桓墙, 两家挨得很近很近。近到两座宅子二楼窗户对望, 相距不足二尺。

    以往,这座宅院住着提学官人, 自提学官人搬走后, 空置有一年之久。

    人走寂寥, 院中树木便也就寂寥的生长,不误花期, 不误果期。

    静公宅院子种满花草, 在挨近李家的角落, 有一棵梨树, 尤其高大,什么年代种下不可追溯,新主人入住,正是硕果累累的时候。

    在梨花飞舞如雪的季节,李果就已惦记上这棵梨树,对于静公宅,突然来位新主人,李果扼腕。

    李家已经是赤贫家庭,李二昆了无音讯,李家断掉生活来源,依靠李妻阿匀给人洗衣,帮衬赚几个买粮钱。家里往往吃了上顿没下顿。李果是个机灵,不安分的男孩,城郊瓜农的瓜熟,他会去摘瓜,花农的花圃的荷花芍药盛开,他会去摘花;城东海港的渔船靠岸,他会去捡渔民网里抖出的杂鱼,衙坊后菜市场休市,他会去跟菜商讨要两根枯萎的萝卜或者一颗芋头。

    但凡是能吃的,他都很热衷,如果还能卖点小钱,那再好不过。

    也就不难理解,从静公宅的梨树开花,他就惦记上了。

    李家一日一炊,日不再炊。吃过一日唯一一餐,可能是萝卜煮米汤或者野菜烙饼,也可能是清水蒸芋头,李果舔舔手指,回味着食物的美味,又开始出门转悠。

    转来转去,他站在城墙下,仰望着静公宅种的那棵梨树。

    梨子瞧着还有些青涩,假以时日,定是多汁甜美,擦擦口水,李果往城东港口跑去。他一个小孩儿,又没人管教,终日无所事事,不过是闲逛。

    果妹呢,阿匀绑在身后,这娃特别瘦弱,无论做什么活,阿匀都带在身边。

    再大些,就可以让李果带了,当然得是能养大,要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钱医她。

    十多日后,静公宅的梨子成熟,散发着诱人的果香,李果搬来木梯爬上自家二楼。

    李家的房子又窄又小,还歪歪斜斜,营建时用料低劣,勉强也撑过三代人,就是每年海港刮来台风,会在风雨中颤颤巍巍,仿佛要寿终正寝。

    李家二楼就是一个阁楼,在前年和大前年的台风中饱受摧残,已经不能住人,成为杂物间。

    李果推开陶缸破箱,爬到木窗窗棂,拿起木条,将木窗支起,那窗子残破,悬在半空,摇摇欲坠。

    将身子探出窗外,李果用眼睛测量自家窗子桓墙的距离,对小孩的李果而言,距离有和桓墙的距离,对小孩而言有点远。但是小孩子身手灵活,李果弓身往窗外一跃,安稳落在桓墙上,简直毫不费劲。

    大白日的,李果没敢干这种逾墙的事。但晚上嘛,趁着夜色,偷偷摸摸的,满载而归,岂不美哉。

    夜晚,趁娘入睡,李果在腰间绑一个小篮子,他从阁楼窗户跳到桓墙,再沿着桓墙行走,来到靠近梨树的位置。梨树远比桓墙高大,几根枝叶蹿出桓墙,踩在桓墙上,采摘梨子十分便捷。

    摘下一颗,在衣服上擦擦,急忙三五口吃完。夜幕下,也没人会注意到桓墙上头有个小人。

    迅速摘满一篮,约莫十一二个,李果原路返回。跳回自家窗户时,余光瞅见静公宅二楼房间突然灯火如昼,李果机智的趴在地上,扑了一脸灰尘。

    就在李果趴地瞬间,静公宅东厢窗内,突然探出一位男孩,男孩穿着白色的中衣,手里握卷书。男孩夜读听到窗外有声响,他举烛过来查看。男孩打量邻居家的窗户,隐隐记得那窗户平日都紧闭,今天倒是开着,令人生疑。

    阁楼漆黑,月光照射不进来,伸手不见五指,李果家倒是有油灯,平日不舍得点,李果没点灯,导致李果下木梯时踩空,惊慌中一手勾着木梯,一手抱住篮子中的梨子,战战兢兢滑下木梯。

    “果,是你吗?”

    黑暗中有个声响从隔壁传来。

    “娘,是我。”

    李果回话。

    “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阿匀念叨着。不过她白日辛劳,疲惫不堪,也没精力管教这个调皮的儿子。

    赵启谟十一岁,提举赵则符的幼子,兄长成家立业,任职在外,启谟未成年,跟随父亲宦游闽地。

    启谟自幼在京城长大,会说官话和吴语,跟随父亲到这言语不同,风俗习惯迥异的地方,心里难免抵触。

    平素无聊,启谟便也就注意起桓墙外那栋歪斜破旧的民宅,他也很快发现有人偷摘他家院子的梨子。

    没几日,梨树一侧硬是被攀爬得枝叶掉落,梨果空荡。

    狂妄小贼,这都偷到提举宅里来了,还得了。

    赵启谟在树下斥骂,朝手指指地,他说的是官话。

    李果在树上僵持,他听不懂赵启谟在说什么,但听那语气很凶。

    再结合动作,大概能猜测到这位凶恶男孩在说什么。

    “我就不下去。”

    李果用当地语言回敬。

    “臭贼,再不下来,我喊人把你拽下来!”

    赵启谟听到对方张牙舞爪,说土话,他听不懂,心里越发生气。本来他在京城待得好好的,天降奇祸,被爹带来这种陌生地方,还被一个小贼嘲弄。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不下去,你能怎么着我!”

    看到对方气急败坏,李果骑在树杈上,拿颗梨子砸赵启谟。

    黑漆中他也辨认不出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是什么来头,他平素缺乏管教,胆大妄为。

    李果从小在衙外街长大,门口就是通往衙坊的西灰门,进进出出的官员见过无数,李果习以为常,他不怕官。

    往昔,提学大人在这静公宅里住的时候,每到梨子成熟,都会让仆人一筐筐往外送贫民。李果也进院子摘过几次,根本没人赶他。

    赵启谟躲过飞来的梨子,气得卷袖子,攀爬树杆。两人在院子里弄出声响,早引来两位仆人。

    两位仆人平日听赵启谟差遣,负责照顾这位贵家公子。他们护在树下,一脸惶恐,不时囔囔:“小官人,你小心些。”

    见赵启谟往上攀爬,速度还挺快,李果傻眼,慌乱往后退,他又要护着篮中的果子,又要攀爬树木,一个不慎,身子突然往下坠,坠落间,他拽住一根树枝,咔嚓树枝折断,他连人带一篮梨子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摔,十分疼,疼得李果哎呀哎呀直叫唤。

    赵启谟挂在树上,看得十分开心,命令仆人拿绳子将李果捆在梨树上。

    李果皮糙肉厚,抗打抗摔的一个野孩子,仆人绑他,他还竭力挣扎,无奈人小力微,被架到梨子树下,一条绳子捆得结实。

    毕竟没遭过这等罪,辛苦采摘的果子还全都摔坏,李果越想越伤心,在树下抹泪哭泣——绳子拦腰缠绕好几圈,没绑双手。

    “小官人,还是放了他吧。”

    两位仆人看着不忍,偷梨子虽然不对,不过小偷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不放,不给教训,他下遭还敢来。”

    赵启谟心意坚决,仆人也不好说什么。

    “这么小就当贼,长大还不得杀头。”

    赵启谟还记着这小贼在树上得意的样子,十分可恶。

    既然逮到偷梨贼,也捆在树上,赵启谟唤着仆人一起离开,将李果晾在院子里。赵启谟的想法是,绑一绑,先吓唬吓唬,再叫仆人去松绑。

    他也不敢将人绑起就丢院子不管,虽然是秋日,冻不死人,但天亮被老爹瞧见,自己要挨揍的。

    院子漆黑无人,冷风吹拂李果的手脸,李果又冷又害怕,他的哭声越来越大。哭的倒不是什么我已知道错,放走我吧,我再也不来偷东西了。他哭着喊娘,分外凄厉。

    终于还是吵醒在北间休息的赵提举。赵提举边穿衣鞋边从屋内赶出来,找到哭声地点,惊恐看见院子梨树捆着一个小孩儿,急忙让侍从松绑。

    “小孩,谁绑你在此?”

    赵提举一口字正腔圆的官话。

    李果听不懂,见有人来搭救他,哭得越发伤心。

    “赵朴呢,喊他过来。”

    赵提举声音刚落,一位粗人装束的男子走出,问:赵公有何差遣?

    “你帮我问问他。”赵朴是当地人,赵提举雇的马夫。

    赵朴过去问李果,李果边哭边指着东厢房窗子。

    此时赵启谟已经觉察不妙,在东厢房装睡,房间内灯被熄灭。

    赵提举历来体恤下民,最见不得欺凌的事。

    一刻钟后,李果已经在大厅里坐着,眼鼻因为哭泣发红,一手一块柿饼,用力咬食,不时还会允吸手指上的柿霜。

    赵提举训着儿子赵启谟,说着:“杜甫允许邻居老妇人入院打枣的诗,你给我背来。”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