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1.风雨夜的相偎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不想设置防盗的, 无奈为之,防盗时间过后,即可看到正常内容

    午时的集市, 商贩众多,人群络络不绝,光是春联, 就有三摊在卖。

    李果货比三家, 在一位落魄书生模样的小贩那边, 买下一对春联, 一对桃符。

    穷书生的春联摊隔壁,是位卖花的虬髯大汉。大汉看着分明是舞刀弄枪,街头卖艺的人, 却不想卖着娇滴滴的花卉。

    李果没打算买年花,只是看到大汉摊位上有各色花卉, 争奇斗艳, 驻步多看了两眼。

    大汉正在卖一位男子茶花,男子中年, 从打扮看像个富贵人家的管家。只听大汉用洪钟般的声音说:“这是紫袍, 你还嫌弃不好, 再好仙品也入不了你的浑眼。”

    大汉口音听着不像当地人, 也不知道是哪里人氏。

    话语刚落,还将管家捧怀里的那盆茶花抢下, 十分粗鲁。

    名唤“紫袍”的茶花搁放在地, 果然惊艳, 花苞要比寻常见的茶花大,尤其花色竟是紫红色。

    管家嘟囔着什么,管家瘦小,体型差异,气势不免落人下风。

    “走走,不卖了不卖了。”

    虬髯大汉不只脾气暴躁,还逐客。管家骂骂咧咧,甩袖离去。

    “这天底下,还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人。”

    隔壁摊的穷书生揶揄大汉。

    “写你的字去,你会做生意,我看你一天也就卖了这么个小孩儿。”

    无疑,大汉说的小孩儿,就是李果。李果正看得有趣,不想自己被扯进话题里。

    “我卖了许多,是你眼瞎没看到。”

    穷书生瘦弱寒酸,气势不输人。

    “还得意起来了,你卖十副钱都没我卖一盆花多,还敢教老子怎么做买卖。”

    大汉低头往桃枝上洒水,动作表情温柔,抬头瞪书生,模样凶狠可怕,仿佛村头恶犬。

    “那个。”

    李果走至大汉跟前,手指地上的紫袍茶花。

    “这盆茶花怎么卖?”

    大汉目光落李果身上,眼角绽着精光。

    “小孩儿,你想买?”

    “想买,不过我......”

    李果捏捏钱袋,他的钱不多.

    茶花李果见过不少-——他以前可是城郊农户刘麻子花田的常客。紫红色的茶花,李果还是第一次见到。

    “有多少钱。”

    大汉瞅李果手中的钱袋。

    “十五文。”

    李果怯怯回答。他怕挨骂,毕竟大汉那么粗鲁,一身匪气。

    “哈哈,你这娃儿有趣,这花可值十倍的价钱。”

    不想是旁边的穷书生先搭腔。

    “我就是随口问问。”

    李果倒退两步,打算走人,他怕大汉生气。

    “小孩儿,你买花要做什么?”

    大汉嗓门大,长得凶恶,其实人不错。李果的衣着打扮,一看就不是富人家的孩子,所以他会想买花,还一眼就瞅上紫袍,让大汉很感兴趣。

    “不做什么,花很漂亮。”

    李果摇头,后悔之前为什么要问。

    “我倒是有株小紫袍,你明儿早上过来,我赠你罢。”

    大汉笑眯眯说着,李果愣愣点头。

    “拿钱买的你不卖,没钱买的,你要送,你是不是脑子有恙?”

    穷书生实在受不了这位“邻居”,把摆对联,桃符的竹席,拉离大汉三寸。

    离开这对似乎很相熟的小贩,李果去买香烛和爆竹,自此,三十文,仅剩两文。

    回家路上,看到一位老妇在桥边卖头花,顾客不少。李果凑过去挑来挑去,挑中一支桃木簪子,一条绣花的红头须。

    “我一会拿钱来买,先帮我留着。”

    李果将两样物品递给老妇人。

    “呦,这么小,也懂买头花送情妹妹啰。”

    两个挑头花的大妈看李果长得俊俏,又是个半大的孩子,戏弄李果。

    “给阿娘和妹妹买。”

    李果辩解,他这一说,大妈大婶们越发来劲。

    有人捏李果脸庞,说这孩子真懂事;有人揪李果耳朵,想亲李果脸庞,吓得李果落荒而逃。

    李果采购回家,见果娘在厨房忙碌,蒸肉,炊面果,果妹旁帮手,捏馄饨。李果掀锅盖,蒸笼里是面果,李果知道这是明日祭神用的,还是忍不住流口水。

    “肉包娘蒸好,放在桌上。”

    知道李果馋,果娘早先将肉包蒸热。

    李果掀起遮盖的四方布,果然看到一屉蒸好的肉包。拿起一个,大口咬下,满嘴油香。

    闻到香气,果妹吧嗒着大眼睛看李果。

    “给。”

    李果掰开一半,递给果妹。

    “果妹刚出笼就吃下一个,果子,你快些拿走。”

    果娘无奈笑着。

    那么大的肉包子入腹,又要吃下半个,这孩子会撑坏肚子。

    果妹诞生后那两三年,正是果家日子过得最艰难的时候,果妹挨过饿,也难怪这孩子嘴特别馋。

    有时果娘担心,这孩子会被人用食物拐走,只得在这方面千叮咛,万嘱咐。

    “娘,那我可以吃蒸肉吗。”

    果妹瞪着乌圆的眼睛,包子被哥哥拿走,她把主意打在锅里的蒸肉。

    “蒸肉要留着明天拜神,保佑你和哥哥健健康康长大。”

    果妹低垂着头,显得楚楚可怜。

    “就吃一块。”

    果娘拿筷子夹起一块,送到果妹嘴里。

    李果叼着大肉包子,往厅里走,听到门外有人在叫唤。是罄哥,喊他:李果。

    “果子,是不是你朋友喊你,快出去。”

    果娘在厨房里催促。

    “娘,是罄哥。”

    李果将罄哥请进屋,就听果娘在厨房里说:“果子,你将果脯拿出来,在柜子里。”

    李果的朋友不多,无论是阿七,阿聪,还是罄哥,果娘一向善待。

    “不用不用,我就是过来送个东西,还有事,不能逗留。”

    罄哥手里提着两样物品,他先拿出个长条盒子给李果。

    “给徒儿送支笔,不是什么好笔,还望笑纳。”

    熟稔后,罄哥偶尔也会开开玩笑。

    李果用的毛笔,写得秃毛,都不舍得换一支。即将过年,显然罄哥也发了工钱,这才给李果买支毛笔。

    “谢谢师傅。”

    虽说不是什么好笔,但比李果以往用的,要好上许多。

    “还有一样东西。公子自打放学假,就跟着赵公应酬,不便当面交你,由我代劳。”

    摆上桌子的,是一件四方的物品,用细布包着。罄哥打开细布,里边是一方砚台。

    “你看看,砚额上有字,可还认得。”

    罄哥指点李果看。

    那砚额上果然有朱色的两字,刻的是:南橘。李果学名。

    砚台清雅可爱,竟还刻着姓名,以示归属。李果捧起砚台,爱不释手。

    赵启谟也是有心,笔墨纸砚中,砚台最是费钱。李果没有砚台,平时用一块平滑的石头研墨。

    夜里,躺上床,席子上摆放:木簪、红头须,毛笔,砚台。

    李果想起那株叫紫袍的茶花,不知道那位卖花大汉的话,是否可信。

    李果在海月明一待三年,他并非生手,只是换家铺子,一切从头开始。

    赵首不乐于教授,更没兴趣耽误时间,三两句打发,转身离去。

    竹匾中的珍珠,都是瑕疵品,然而还要在其中分拣出好坏,稍微大些、瑕疵不明显,可留店售卖,余下的,便只能交付工坊,磨做珍珠粉。

    阿棋是李掌柜的远戚,比李果大一岁,长得人模人样,奈何不机灵,又是托关系进来,店里的老伙计,很是瞧不起他。

    “李果,这颗能留吗?”阿棋手心放着一颗瑕疵明显的大珍珠,李果瞅上一眼,说:“丢篮子里。”

    阿棋脚旁有个篮子,存放要送去磨粉的残次品。

    和阿棋搭配干活,李果起先是拒绝的,这人手脚慢,脑子也不灵活。

    挑完珍珠,李果扭扭酸疼的手臂、脖颈,准备回住处。

    “李果,一起去吃饭。”

    “好。”

    李果想也没想,立即回道。

    他早饥肠辘辘,随便什么都能吃得下。

    两人走出朝天大街,阿棋仰头指着熙乐楼说:“日后我们兄弟俩要是发财了,就上去吃一顿。”

    “我听人说,用的酒具、餐具都是金银打造,上去一夜花费,可得多少钱?”

    “你我现在,就是拿出一年到头的工钱,也消费不起。”阿棋比李果来广州时间久,有些事也比李果懂得多。

    李果抬头看向这栋富丽堂皇的酒楼,不免心生向往。

    城东的食店非常多,阿棋带着李果进入一家卖肉食的食店。

    从衣着打扮看,便知道阿棋家境不差,比李果好上许多。

    沧海珠铺的伙计,十分讲究穿着,个个看着像牙侩,像商人。

    李果最穷,穿得也最寒酸,如果不是陈其礼的推荐,显然,李果根本进不了这家珠铺。

    填饱肚子,辞别阿棋,李果走过两条街,返回三元后巷,属于他的地方。

    李果租住的房间很小,安张床,摆个衣柜,仅留行走的空隙。

    梳洗一番,躺床睡觉。

    李果趴在床上,借着月光,端详手中的金香囊。

    因为经常摩挲,香囊垂挂的流苏略有些褪色。

    这一年里,李果很少在梦中梦见赵启谟,甚至香囊,也不大拿出来把玩。

    随着年纪的增长,李果不再将长大后,去京城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如果他一直这样穷困下去,即使能去京城,他也不好意思见启谟。

    将香囊收起,锁入小箱中,再将小箱垫在脑后当枕头。

    以李果的身份,他不能佩戴金香囊,也不敢佩戴,这物品太贵重,容易被人惦记上。

    时光如梭,三年一眨眼过去,不知道在京城的赵启谟,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果贼儿?

    李果心里没有多少悲伤,这些年,他已习惯生活中的磨难和不如意。

    他心里不敢有太遥远的奢望,他只是脚踏实地,想多挣点钱,养家糊口,想摆脱给人佣劳的命运。

    大清早,李果起床,蹲井边刷牙洗脸,同屋租住的客人很多,言谈中夹杂着各地方言。起先,李果和谁都不熟,但住户中以他最是年少,便有人好奇,去问他是哪的人,来此地干什么。

    李果与人和善,但不敢深交。

    锁好房门,李果走出客舍,熟练地穿越拥挤杂乱的巷子,来到一家食店,付上钱,捧着一大碗虾羹,坐在角落里用餐。

    三元后街,居住的人,大多生活不宽裕,由此,此地的食店,物美价廉。

    靠海吃海,虾鱼在此地,是低廉之物。

    一碗虾羹,也不需要几个子儿,管饱,李果每日清早都过来吃。

    走出食店,感觉外头的天气逐渐闷热,才入夏,便就觉得天气炎热难受,要是到盛夏,会是怎样的情景?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