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4.鲸鱼入水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秋,学校放田假,给那些需要回家收稻谷的苦逼学生们假期。至于官富后代们,自然是不用下地干活,不过田假他们也有份,统一放假。

    贵家子弟,趁着这个时候,外出游玩,登山下海,四处闲逛。

    海港这几天也比往昔热闹,络络不绝的人潮,搭乘渔船,客船出海,去附近岛屿钓鱼,看海,野炊。

    这样挣钱的好时节,李果自然不会放过,他挎着篮子卖橘子。果妹跟随在身边,身上也背着个小布囊,放着四五橘子,学哥哥喊着:“买橘子呦。”果妹快三岁,个头到李果膝盖,额头的刘海抓起,随意扎着,露出美人尖,和精致的五官。这孩子特别水灵,以后会是个小美人。

    李果发现,他带果妹的话,橘子卖得更快。

    早上卖完一篮,返回孙家仓库侧旁的厨房,将寄存的半筐橘子再搬出许多入篮,又出去售卖。

    这一筐橘子,李果从进城的果农那边收购。他也是有样学样,海港到处是做生意买卖的人,他耳濡目染,平素又极爱钱,一学就会。

    “果儿,别把你妹丢啦。”

    果娘在灶忙活,抬头见李果急匆匆进来装橘子,又急匆匆出去,大声叮嘱。

    长得漂亮的小女孩儿,容易丢失,像果妹,一旦被抱走,养个四五年,转手就能得许多钱。牙人买去,教教曲子,□□举止言谈,装扮一番,转手给大户人家,烟花地里,售价十分可观。

    “娘,知道啦。”

    李果回应声传出,他人已跑出厨房。

    果妹乖乖坐在仓库门栏上,手里拿着一片环饼,咔吧咔吧吃着。也不知道是谁给她零嘴,果妹但凡吃的,来者不拒。

    “哥哥,吃。”

    果妹将沾满口水的环饼举起。

    李果帮果妹擦擦脸上的饼渣,牵起果妹,两人继续去人群里卖橘子。

    午时,海港人潮不减,李果被买橘子的顾客围绕,等他忙碌一番,抬头,才发现果妹没在身边。

    李果惊慌寻找,很快听到果妹的哭声,也就在不远处。李果推开人群追上,正见王鲸的跟班抓住果妹,往码头走,果妹哭喊着:“哥哥。”

    李果丢下篮子追赶,大骂:“死鲸鱼,把我妹妹放下!”

    王鲸身边有两位玩伴,也就是两位跟班,对王鲸唯命是从。

    “就不放,我要把她吊在桅杆上!”

    王鲸得意洋洋,他走在前头,海边停着一艘小船。

    果妹哭声越发凄厉,她被倒提着,两只小手在半空扑腾。

    李果冲过去争抢,被王鲸和一位跟班打倒在地。

    “死鲸鱼!我要告诉你叔,让他打死你,剥你的鱼皮!”

    李果涕泪交加,边厮打边吼。

    “去吧去吧,我叔出海了,哈哈哈哈。”

    王鲸挥挥手,登上船,果妹也被带上船。

    这帮十二三岁,无法无天的家伙扬长而去。

    果妹的哭声虽然引人注意,可行人匆匆各顾各事,根本没人搭手帮忙。

    王鲸站在甲板上,跟班将登船的木板拆走,冲李果装鬼脸。李果看到船上还有另外两位乘客,正是赵启谟和孙齐民。

    “启谟!”

    李果扑通跳入水,追着船叫喊。

    这船是孙家的船,显然孙齐民带着赵启谟准备出游。

    王鲸两位跟班,都是他的邻居,一位叫番娃,一位叫猴潘,都是城东的孩子。

    “怎么回事?”

    看到王鲸一伙劫带一位小女娃上船,李果紧随其后,孙齐民急忙过去询问。

    “齐民,没事,闹着玩的,吓唬吓唬果贼儿。”

    王鲸变客为主,指使水手起锚。

    孙齐民性情懦弱温和,胆小怕事,只是急得打转,却不能将王鲸怎么样。

    李果游到船边,将手搭上船,大声喊着:“快放开我妹!”

    此时番娃已经在捆果妹,果妹又哭又闹,抓咬番娃,番娃十分窘迫。

    “给我下去!”

    猴潘拿船桨拍打李果抓船的手,不许李果登船。李果吃疼掉落水,再次跃身攀船,猴潘举起船桨又要打,船桨被赵启谟抢过。

    “滚!”

    赵启谟冷脸呵斥。

    “我说老赵,你一个皇族,帮个乞儿有**份啊,你靠边站,没你事。”

    王鲸抓住果妹,让番娃给果妹腰上缠绳子。这帮家伙是铁定心要将果妹挂桅杆上。

    “果贼儿,手伸过来。”

    赵启谟弯下身去拽水中的李果,秋日,海水冰冷,李果浑身湿透。

    李果翻上船,立即过去阻拦王鲸和番娃,想救果妹。王鲸拦抱李果的腰,幸灾乐祸喊着:“猴潘快过来帮忙,把她吊起来吊起来!”猴潘想动弹,赵启谟伸手拦住,语气阴冷说:“你过去试试。”

    李果被王鲸缠住,又恼又急,和王鲸死掐成一团。

    “齐民,快喊人帮忙!”

    眼见拴果妹的绳子已经抛上桅杆,赵启谟唤醒傻愣在一旁的孙齐民。

    这是孙家的船,只要孙齐民出声,王鲸和跟班们的恶劣行径就能被制止。

    “住住手!”

    “快去把果妹放下。”

    齐民话语声一落,在旁袖手旁的仆人,一涌而上,将番娃执住,给果妹松绑。

    “孙齐民,你放学路上给我小心点!”

    王鲸气急败坏大声囔囔,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们就将果妹成功吊上去,而且正好他叔王晁不在,没人管他,往后可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王鲸自顾叫囔,没发觉自己已被李果推到角落。李果一时神力,趁机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肥壮的王鲸往船外推,王鲸重心不稳,发出惨叫,跌落入水,激起一大朵水花。

    “救救命啊!”

    王鲸在海水里使劲扑腾,他四肢短小,身子圆滚,在水中的动作越发显得笨拙。

    而且这是秋天,海水很冷。

    番娃和猴潘愣愣看着,谁也不想下水,只是跑到船尾,喊话加油。

    “哈哈哈哈,下水的死鲸鱼!”

    李果手舞足蹈,开心笑着。

    海港长大的这些孩子,都会水,船离岸也近,只是王鲸身子沉得像个水桶,游不动。

    “齐民,还是让人救他上来。”

    赵启谟看着王鲸几番浮沉,担心出事,这毕竟是大海,会出人命。孙齐民见王鲸狼狈的样子,偷偷笑着,听到赵启谟的话,才不甘不愿,让仆人去搭救。

    王鲸很快被救上船,哪还有城东小霸王的气势,经过这番惊吓,他浑身瑟抖——多半是海水冻的,缩在两位跟班身边,有气无力的咒骂李果,并捎带孙齐民,哪怕这么狼狈不堪,他仍要威吓孙齐民。

    “我没请你上船,你下去。”

    孙齐民涨红脸,手指用力向下指。

    平日被欺压惯了,孙齐民难得挺直一回腰杆。

    “孙齐民,你别出家门口,我看你一次打一次!”

    王鲸从地上翻滚而起,叉腰威吓。孙齐民害怕地退缩,他和王鲸对门邻居,自孩童时就总被王鲸欺负。

    “别怕他,我保护你!”

    李果抱着果妹,挺身而出,他那瘦弱的身板,拦在孙齐民身前,用力拍着胸脯。

    果妹一得到解救,立马破涕而笑,她趴在哥哥怀里,小手臂紧紧抱住哥哥的脖子,好奇瞪着大眼睛。她也是无知无畏,没明白,刚刚那些坏人可是要将她吊在船桅上。

    王鲸恨恨不已,将船上的死对头李果打量,而后目光落在赵启谟身上。

    “枉我平日当你兄弟,吃里扒外东西,你给我等着。”

    王鲸人已下船,还在愤愤不平。

    “哦,我等着。”

    赵启谟神色不改,回得云淡风轻。

    商家子还真不敢惹他这个官代,何况在这远离政治中心的南蛮地,皇族身份还是很稀罕的。再横的螃蟹也有撞墙的时候。王鲸能因身份差异,肆无忌惮的欺凌李果兄妹,那么赵启谟也不介意用皇族身份压制王鲸。

    王鲸从赵启谟那边出不了气,又在地上将李果辱骂一番,捎带上李果的娘和妹妹,什么难听的话都骂。

    李果气愤不过,抄起一个竹篓砸王鲸,王鲸躲避,竹篓从王鲸耳际飞过,把他脸颊划出道口子。

    王鲸暴跳如雷,叫嚣着要让李果付出代价。

    “快走。”

    孙齐民吆喝水手划桨,赶紧离开。

    一会王鲸回家哭诉他爹,就麻烦了。王鲸的爹老来儿子,非常宠溺,不辨是非。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