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白菜网送彩金无需申请 > 比邻 > 10..10居养院的粮 背娃的果贼儿

10..10居养院的粮 背娃的果贼儿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除夕前夜,街道沸沸扬扬的人潮,衙外街的熊孩子们,揣着小烟花,满街点燃,咻咻啪啪啾啾哗哗,热闹得不行。李果只有围观的份,跟在孩子们身后,幸运的话捡个闷声没响的小烟花,自己捋火线点燃,“咻咻”也会洒着火花腾空飞舞,十分快活。

    玩耍得正开心,也不知道是谁说落玑街有炮竹商在发放小烟花。一群孩子像旋风一样席卷而去。这种事,怎会少得了李果,他跑在最前头。落玑街位于城东,那是全城最繁华的街道,在小孩儿们心里,那也是最神秘的地方。有番坊,有胡姬,有昆仑奴,有各国的海商。各种新奇事物,目不暇接,奢华绮丽,如幻如梦。

    衙外街的熊孩子们走两步停三步,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李果在这群孩子里边,算是见过“世面”的,他曾到城东卖梨。他走马观花,悠然自得,周边的堂皇富贵,都和他无关,他却又似参与其中,脚穿的不再是连棉都没夹的薄布鞋,身上的破袄,也换成绮罗,就是下身那条布满补丁皱巴巴的裤子,也换成条色泽鲜艳的细绢裤。仿佛他也是这豪富地里的小公子,生活优渥,春风得意。

    李果走着走着,有人往他怀里抛杨桃,有人丢肉馅包子。身边的人们都欢声笑语,和蔼可亲,这便是节日。李果咬着包子,揣着杨桃,挤进发放小烟花的店铺,讨要来六个小烟花,欢天喜地。

    待李果走出落玑街,他收获一个杨桃六个烟花一把酥糖,两个毕罗(大概类似锅贴),还有十八文钱。

    这无疑是李果这一年最开心的一天。

    李果随着人流,往外走,一路走走停停,待他回到衙外街,之前一哄而散的小伙伴们,早早返回,又聚集在一起放小烟花。李果也加入燃放,玩得正开心,突然有人从孩堆里揪出李果,大声叫着:“果贼儿快回家去。”

    李果没认出拽他的人,想着可能是娘大半天没看到他,正在找他,就也乖乖回家去。

    还没走至家门口,看到家里灯亮着,李果满腹疑惑,在家门口踟蹰不前。

    “果贼儿,你还不快进去!”

    一位邻居瞧见李果,过来拉扯李果,将李果拉进屋。

    屋内不是李大昆,而是一位老和尚,一位官差,果娘也在。官差拿着笔纸在登记着什么,还不时打量果妹。看到李果进来,问:“就是他?”果娘说就是。李果被果娘拉到身前,官差打量李果,问了年纪,名姓,逐一登记起来。

    “娘,这是要干么呢?”

    李果很是不解,不过他也不害怕,他不怕官。

    “领粮,孩子。”

    老和尚弯身摸摸李果的头。

    “按说他不符合,不过还有名额。”

    官差登记上需要的信息,递出份文书给果娘,嘱咐:

    “每月拿它去居养院(类似现代福利院)领粮,可以领一斗米二斗豆。”

    果娘接过,谢了又谢,谢了又谢,满脸热泪。

    官差和老和尚离去,走得匆忙。春节将至,知州吩咐下属,将管辖区内的孤儿送往居养院,过个吃得饱睡得暖的年。今日官差和老和尚前往合桥领孤儿,不知是谁说衙外街也有个孤儿叫果贼儿,这也才过来。

    虽说李果不是孤儿,但这两年日子确实过得苦,众人有目共睹。

    当夜,李果一宿没睡着,躺在床上数铜钱,十八个铜钱,翻来倒去,仿佛有着万贯家产。他痴痴想着每月一斗米二斗豆子,得有多少,可以吃好久好久。

    天还没亮,果娘和李果走上二里路,去城外的居养院领粮,将果妹寄放在邻居家。一大一小负粮回来,果娘背负豆子,李果背负米,一个大包一个小包,一路挥汗如雨,一路笑语盈盈。

    除夕夜,果家做了两年里第一顿蒸米饭,不是汤汤水水,米粒稀少,夹杂野菜,豆子的那种汤粥,是真正的米饭。

    李果撑得趴床,看果妹在他身边爬来爬去。果娘在厨房里擦拭米缸,将米哗哗倒入。

    新的一年,果家日子渐渐好起来,不说每月有救济粮,果娘经人介绍,也在海港找到份煮饭的活,这比洗衣服的钱多上两倍,何况有什么剩菜剩饭,也能端回家,果家终于也吃上一日两顿。

    果娘去海港干活,李果在家看果妹。果妹长得瘦小,可也会说话,也会走路。李果在家,就直接把她放地上,让她走走爬爬,要是要外出,就背负果妹。

    衙外街的熊孩子们,每每看到李果背着果妹路过,就会追着喊:“果贼儿,把那妹妹嫁我罢。”果妹白皮肤大眼睛,长得极其水灵,很讨街坊邻居喜爱。

    有时,李果会背着果妹到处闲逛,去衙坊,去城东,东逛逛,西瞧瞧。由于饿肚子的时候少去许多,基本温饱,李果不再去小偷小摸,可他的果贼儿诨号,还是被叫响,无论大人小孩,见到他都这么叫唤。

    更多时候,李果会带着果妹去海港,看果娘做饭,看海船靠岸,看海商和水手。

    日子一久,他便在这里混熟。不管是看仓库的,跑船的,搬货的,甚至是本地的海商,都认识这么个果贼儿。

    海港往来着五湖四海客,东西洋番商,李果在这里学官话,学番语。

    夏日夜晚,果娘回家,在寝室里哄果妹入睡。李果蹿上桓墙,跑到西厢窗外,学猫叫,叫得欢快。赵启谟很快出现,他披着外衣,手里还拿着书。

    “果贼儿,你小声点。”

    赵启谟喊“果贼儿”,用的是土语,这三字经由他那汴京口音喊出,居然有别样的趣味。

    此时尚早,赵启谟的仆人还没入睡,李果学猫叫声音太响。

    “起蟆,你看,我在海边捡的。”

    李果抬起手,手心里是一个白色的大贝壳。李果也会说几句官语,也能听点,只是他老叫不准赵启谟的名字。

    赵启谟拿起贝壳端详,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就是比较大,颜色很白而已。

    “是个贝壳啊。”

    赵启谟闻到贝壳身上的腥味,他又将贝壳还给李果。

    “听马账房说,这样一个贝壳,稍作加工,在落玑街里能卖十两银呢。”

    李果用手掌爱抚贝壳背面,就像在爱抚着十两银。

    “哦。”

    十两银对赵启谟而言并不算多贵重,他才十二岁,身上的任何一样物品价值都以金计算。

    “可是买它去有何用途?”

    自打李果跟随果娘去海港后,李果经常拿些新奇的东西过来,有时候只是块好看的石头,有时候是尾鲜见的鱼,有时候是异样的花草。要么是他在海边拣的,要么是水手们给他的。

    “你看,可以在这里钻孔,穿过绳,挂在脖子上。”

    李果将贝壳屁股端起,做着穿孔的动作,然后再将贝壳贴在胸口演示。

    “听说番商很喜欢这种贝壳,还会在背上刻花纹,刻花纹就更值钱啦。”

    李果的话语,往往围绕着一个“钱”字。赵启谟不嫌弃他俗,他知道李果穷。

    “要是白天,在阳光下看,贝壳上的白色会发出彩光,喏,你拿着。”

    李果再次将贝壳递给赵启谟,赵启谟接过,拿到烛光下端详,贝壳背部隐隐有流光。

    “可是要卖我?”

    赵启谟狐疑着,之前李果曾拿过来一株红色的花,要卖赵启谟一吊钱,还说是友情价。然而赵启谟既然喜爱花草,对花草也十分熟悉,认出这花虽是海外来的,但并不珍奇。

    “没啦,就是觉得好漂亮,给你玩两天。”

    李果扯动手腕上红绳系的一枚花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每次都想从赵启谟身上赚钱。

    “可别弄丢,值十两呢。”

    李果两个手指拼出个十字。

    “知道啦。”

    赵启谟将贝壳收起,他返回书案,瞧见上头摆的一盘桃子,他挑最大那颗,抛给李果。

    “走吧,一会我娘要过来查房,看到你就不好了。”

    咔嚓。

    “唔,呐窝走啦。”

    李果叼着颗粉红大桃子,在屋檐和桓墙上跳跃,活脱脱一只猴子。

    《比邻》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