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风再看到裴云是过了十一。

    回到学校的第一天,她照旧早起去操场跑步,意外的是,刚刚到操场, 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几乎以为是自己眼睛看错了。

    她有点兴奋地跟上去。

    裴云好像正在走神, 对身后的脚步声恍若不觉,直到南风在她肩上拍了下, 才猛得反应过来, 还貌似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表情恢复得很快,下一秒又是南风熟悉的温润笑容:“还想着怎么没看到你呢?”

    南风与他并肩慢跑着:“你回学校有事么?”

    裴云摇摇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着要离开校园, 以后可能再没什么机会享受校园生活, 就抽空回来感受一下。”

    南风笑道:“你不是直博么?还得在学校待五年呢, 毕业了十有**也是在学校里做科研,还怕没机会享受校园生活?”

    她话音落, 本来小跑着的裴云, 忽然停下脚步。南风咦了一声,转头看他:“怎么了?”

    裴云看着她, 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南风, 我不打算读博了。”

    南风愣了下:“为什么?”

    她听他说过好几次, 他的理想就是做科研,她以为读博留校对他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

    裴云慢慢走上前:“我之前兼职公司的副总出来单干,邀请我技术入股,和他一起创业,我觉得是个好机会。”说着又笑了一声,“说实话,就我爸这情况,我还继续死读书的话,其实真是有点不懂事。所以决定先赚钱,好好给我爸治病。”

    南风看得出他的挣扎,他无论是喜好还是个性,都更适合做研究,最重要这也是他的理想。然而在现实面前,有时候不得不牺牲理想。

    他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很难过吧?

    南风笑了笑:“确实是个好机会,而且技术入股也是做技术,没有脱离你的专业,指不定还不用五年,你就成为科技新贵,比苦哈哈读五年博士,可划算多了。”

    裴云面色有点茫然:“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南风点头:“当然,我相信你无论做哪一行,都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裴云终于笑开:“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说罢,又开始小跑起来。

    只是没跑多久,就有点气喘吁吁。

    南风笑:“学长,你体力好像下降了呢?”

    裴云失笑摇头:“这段时间忙着新公司的事,已经很久没跑过步,确实是下降了不少。”说着,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地问,“你最近有碰到周煜吗?他说他在复习考研,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真怕他是三分钟热度,我不在学校,也没法监督他,你有空帮我多留意一下他。”

    南风点头:“在自习室遇到过他,是真的在认真复习,你不用担心的,我看他确实是迷途知返了。”

    裴云笑:“但愿如此罢,想到他之前自暴自弃,我还真有点后怕,也不知怎么就想通了。”

    南风道:“有你这个好兄弟在他旁边敲打,他总会想通的。”

    “我以前敲了两年也没见有什么反应,倒是嫌我烦跟我吵过几次。”

    南风笑了笑:“我以前以为他脾气很差,现在接触多了,觉得其实人挺好的。”

    裴云道:“他人是不错,但脾气可真不算好,从小就挺臭的,性子急没耐心,一言不合就能跟人干起来。”

    南风想起那次球场打架,好像脾气是不大好。

    跑了几圈下来,裴云出了一头汗,倒是南风只微微喘气。

    走出操场时,两人道别。南风回宿舍,裴云去食堂。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裴云忽然在后面唤了一声:“南风……”

    南风转头,笑着看他:“什么?”

    裴云笑着摇头:“没什么,就是……再见。”

    南风愣了下,也笑:“再见。”

    裴云默默看着她的背影走远,他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何忽然叫住她,好像有话要对她说,可又不知要说什么。

    从小到大,他的人生清晰又坚定,哪怕是父亲病倒,也未曾打垮过他。

    可是现在他好像忽然变得有点迷茫,每一步都不再坚定,一切都成了未知。

    他即将进入人生新的阶段,和一个他未曾接触的复杂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不再像从前那样,只要努力,就不是问题。

    他要面临新的规则,学习另外一套生存法则。

    他还不知道自己能做得如何。

    这是二十二年来,裴云第一次如此彷徨。

    ……

    其实刚刚南风还想对裴云说一句,祝你和顾涵幸福,但到底说不出那么矫情做作的话。

    他不读博,以后他们见面的机会,大概会越来越少。

    她也会渐渐忘了他吧!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开始,悄无声息地结束,也算是一番体验。

    不,也不算是悄无声息,至少这个秘密还有一个人知道。

    刚刚回到宿舍,正在吃早餐的俞静,见到她,就大呼小叫道:“南风,你听说计科那边的爆炸性新闻了吗?”

    南风皱眉,一脸茫然:“什么?”

    俞静道:“校园网刚刚挂出来,周煜……”

    南风心里一提,急急问:“周煜怎么了?”

    不会是打架斗殴闹出大事了吧?

    前几天在路上遇到,还背着个书包,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啊!

    俞静却没说下去,而是转头狐疑睨了她一眼:“你对周煜很感兴趣嘛!”

    南风嘴角抽了抽:“是你说的啊!”

    俞静想了想也是,打开电脑,将网页指给他看:“计院头牌这次是大火了,不是泡妞打架,是在国际顶尖期刊上发了一篇论文。我文科狗不太懂这期刊到底多牛,但是照新闻里写的,能上这期刊的都是科技界大牛,而且据说这篇论文在业内很受关注。”

    南风扫了眼校园网上那条表彰性质的新闻,论文的名字有点复杂,就看懂了人工智能和计算机三个字。

    俞静继续道:“我听说周煜课都没上过几节,每学期都重修补考,估计学位都拿不到,他这论文到底怎么弄出来的?这么高水平,也不可能是找的代笔,敢情他还真是天才啊!”说着啧啧点头,“大四还能逆袭,果然牛逼!”

    南风其实也不太懂,发表这篇论文到底有多厉害?但挂在校园网首页,想必跟国内花几百块钱就能上刊的论文,不能同日而语。

    她想了想,决定给他发条短信道个喜。

    她忘记什么时候存过他的电话,反正从来没用过,这回是第一次使用。

    “在校园网上看到你的大喜事了,恭喜恭喜!”她发过去的语气带着点玩笑。

    短信刚刚发出去,那个号码忽然就在屏幕上闪动。

    南风吓了一跳,赶紧接起来。

    那头周煜的声音传来:“你看到了?”

    南风嗯了一声,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正狐疑看向她的俞静:“恭喜你啊!听说很厉害。”

    周煜道:“还好!不过我们院打算破格让我直博。”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语气还是听的出来有些高兴。

    南风睁大眼睛:“这么厉害啊!”

    周煜轻笑一声,像是随口道:“要不然今晚请你吃个饭庆祝一下。”

    南风也没多想,点头:“好啊。”

    她挂上电话,俞静的脸已经直直伸过来,差点跟她贴上:“周煜的电话?从实招来,你和他怎么回事?”

    其实与裴云周煜的关系,南风都没在室友面前提过。裴云是因为自己的那点小秘密,至于周煜,实在是因为他恶名在外,怕被俞静他们误会。

    她咧嘴笑:“就是认识而已啊,你可千万别多想。”

    俞静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颇有些紧张兮兮的样子:“南风,别怪我没提醒你,周煜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他跟人打赌一千块追的顾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可千万别被他那张脸骗了,脑子一热不管不顾栽进去。”

    南风忍不住大笑出声:“放心吧,我就是之前因为认识裴云,顺便结识了他这位室友。不用你提醒,就算是我不知道他那些丰功伟绩,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心思,他可不是我的菜。”

    俞静放心地点头:“这还差不多,我是怕你没经验着了那种人的道。”

    南风想了想:“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来他有什么道行。”

    俞静斜了她一眼,不以为然:“能让你看出来,还叫道行?”

    南风脑子里浮现出周煜那张冷峻疏离的脸,还是没想出他有什么勾搭女孩的特殊技能。

    周煜论文发表的事,院里实际上也是前两天才得到消息的,这两日从辅导员到院长,已经轮番找了他谈话。

    以前他被找去谈话,不是因为旷课挂科就是打架斗殴,这回变成表彰。从计科之耻一跃成为计科之光,待遇自是不能同日而语,院长和人工智能方向的科研带头人已经拍板,破格让他直博。

    也就是说,他不用再苦哈哈跟着大部队一起备考研究生,直接跳到了博士。

    混混沌沌的这几年,好像一下拨开了云雾,他终于也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王教授是院里人工智能方向的科研带头人,周煜这篇论文在业界反响很大,他当下就决定让他直博攻读自己的研究生。不过显然这个学生家里,对他有更大的期望。

    他笑着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孩,跟其他面对老师毕恭毕敬的学生不一样,这孩子就算是只那样静静坐在那里,也有些玩世不恭的劲儿,还真看不出来天资这么好。

    “周煜,前天院里不是通知你,准备破格录取你直博么?”

    周煜眉心微蹙:“王老师,是不合规定么?”

    王教授连忙摇头:“不是不是,这个是一定没问题的。只是你舅舅今早给我打了电话,跟我商量希望我推荐你去斯坦福。你也知道的,我们学校人工智能专业还不算成熟,跟斯坦福这种顶级的研究中心,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我认识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史提芬教授,若是你有这个打算,我会向他推荐你。你有这篇论文在手,绩点低不是问题,但是托福和r肯定是要过的。”

    周煜母亲家族是科学世家,外公及两个舅舅都是科学界的大牛,二舅也是计算机相关领域的专家,恰好与这位王教授曾经是同学。

    周煜抿嘴默了片刻:“谢谢王老师,我觉得在本校就已经很好,没打算出国。”

    王教授笑:“你在我手里读博,我也很高兴。不过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和你家人商量商量再决定。反正我随时可以帮你联系史提芬教授。”

    周煜想了想,没再继续说拒绝的话,只又诚诚恳恳谢谢了一回。

    从院里办公室出来,正好已经是傍晚的饭点。他知道南风算是半个西南人,喜欢吃辣,所以专门在校外一家火锅店订了位子。

    他给她打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来,电话里有些嘈杂,想必人在外面。

    她在那头问:“周煜,你已经去了吗?”

    周煜道:“还没有,正准备去你们宿舍等你。”

    南风道:“不用去我们宿舍,我现在在外面,你直接去火锅店,我大概二十分钟后到。”

    周煜问:“你有事吗?”

    南风哦了一声:“我正在修车铺呢!裴云单车坏了,早上送来了修车铺,但他这几天没空回学校,说你今天很忙,就找我来帮他取回去。”

    周煜怔了下:“行,我来找你。”

    周煜抵达校门外的修车铺时,南风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认真看着修车师傅修裴云那辆破单车。

    那车子骑了三四年,旧得厉害。

    今早裴云本来是打算将车子骑去上班,没想到刚出校门就罢了工,只能丢在修车铺。

    见到周煜进来,南风笑眯眯道:“正好修得差不多了。”

    周煜朝她轻笑了笑,神色有些莫辨。

    修车师傅将车子修好之后,南风上前试了试,看了下那坏掉的铃铛和生满了秀的车筐,想了想道:“师傅,麻烦你帮忙换一个新的铃铛和车筐。”

    说罢又拿起旁边的抹布,半蹲下身,仔仔细细地擦拭那车子,从车架到车胎,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样。

    可明明那只是一辆破单车啊!

    然而周煜再明白不过这种心理,因为他也曾很多次小心翼翼抱着那块她写着字的石膏,生怕碰坏了一丝半点。

    这种感同身受,让他忽然体会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南风自是不知道周煜在想什么。虽然裴云已经心有所属,但在自己仍旧喜欢他的时候,为他做一些事情,也很让她高兴。

    等待车筐车铃都换好,眼见着那辆破单车焕然一新,她重重舒了口气,笑道:“终于能看了,每次看裴云骑着这除了铃子不响哪里都响的车,都有点替他担心!”

    “是啊!”周煜勉强地笑了笑,将车子接过来推上,又给了修车的钱。

    南风倒是没跟他抢着掏钱,毕竟他和裴云的关系更应该是付钱的人。

    火锅店就在这条街上,几分钟就到。

    两人锁了单车,找到提前订好的位子。

    有人请吃饭,还是吃火锅,南风自然心情不错。

    “对了,你那篇论文什么时候写的?别人都在担心你毕不了业,你倒好!直接一篇国际期刊论文出来了。”

    周煜轻描淡写道:“暑假不是在学校么?就捣鼓出了这篇论文。其实投稿的时候只是抱着试一试,没想到真的中了,也算是运气好。”

    南风笑:“论文又不是买彩票。而且你们理工科跟我们文科不一样,能做出来的肯定都是实打实的成果。”

    周煜笑而不语。

    南风想起什么似的笑道:“人生的事真是很奇妙,没想到最后是你直博,裴云却放弃了做科研。”

    裴云跟人去创业的事,周煜早已经知道,他也挺意外的,还劝过他慎重考虑,毕竟搞科研是他从小到大的理想。

    然而每个人立场不同,他也不能替他做选择。

    他笑道:“放心吧,无论做哪一行,他都会做得很好。”

    南风用力点头:“那是肯定。”

    她脸上带着恬然的笑意,那种与有荣焉的骄傲,让周煜五味杂陈。

    如今他无比后悔自己知道她的秘密,如果不知道,她在他面前就不会如此坦然。坦然到连给他幻想的余地都没有。

    他暗自苦笑,想了想道:“我们院里的教授建议我申请斯坦福的,那里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是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顶级的。”

    南风正将一块红辣辣的毛肚往嘴里喂,闻言睁大眼睛:“那太好了!”

    因为太激动,被辣椒呛到了嗓子眼,下面的话还没说,已经猛得咳起来。

    周煜赶紧给她倒了杯水,递到她的右手中。

    南风喝了两口水,好不容易止住咳,用纸巾抹了抹一嘴的残迹,笑道:“既然是教授建议,那肯定是觉得你没问题。你在斯坦福五年,出的成果恐怕比国内十年还多。你还有什么考虑的?赶紧准备申请啊!”说着,又笑眯眯道,“以后我也算是认识斯坦福博士,未来科学界大牛呢!”

    她因为刚刚被辣椒呛到,白皙的双颊浮上一层红晕,于是那笑容就带着些孩子气。

    周煜隔着火锅的雾气看她,默了良久,才笑道:“但是要考托福和r,两个月复习时间,这有点强人所难。你知道的,我英语全还给高中老师了。”

    南风正了正色:“两个月应该没问题的,我相信你。”

    周煜看着她道:“你英语不是很好么?要不然你帮我补习一下?”

    南风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她的英语确实很好,上学期四级成绩比满分只少了两分,堪称变态。对她来说四级确实很简单。她没事的时候,做过托福的题,也可以拿到很高的分数,自认为还是可以给周煜当当老师的。

    要是能帮助到他,她也会很有成就感。

    两人就这样说定了,一顿饭吃完,已经是华灯初上。

    周煜骑着裴云的那辆单车,南风坐在他身后。

    他骑得很稳很慢,南风只用右手抓着他的衣服,也不用担心掉下去。

    她想起开学时,看到裴云载着顾涵的场景,一时有些感慨,笑道:“这是我第一次坐裴云的单车,可惜骑车的人不是他。”

    周煜沉默。

    过了良久,他低声唤:“南风……”

    “嗯?”

    不紧不慢骑着车的周煜,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好艰难才挤出几个字:“我把你的心思告诉裴云吧,他也许会重新选择的。”

    南风吓了一跳,把他的衣服扯了扯,正色道:“你说什么昏话呢!打死我也不会做小三的,你可别在裴云面前胡说八道。”

    这个人还真是没节操,难怪之前劈腿跟家常便饭似的。

    周煜哦了一声。

    南风不放心,又扯了扯他的衣服:“你真的不能说啊!”

    周煜:“我不说。”

    南风这才放了心,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的感情和小秘密,唯一的分享者竟然是他。

    大约也是因为这层关系,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他当成一个很特别的朋友。

    《南风已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