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坐忘长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到底是谁!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到底是谁!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稽越转过身,兴致渤渤地叫道:“师弟,我们回来啦!”

    而他的身后,左枝山、帝柔、姜念恩三人正在与那叫盛颜的女修热切交谈,而且用的是云梦泽的语言。

    柳清欢若有所思地望向盛颜,对方回望过来,满脸别有深意的笑。

    “师弟,师父呢?”

    这时,左枝山问道。

    柳清欢将视线从盛颜身上调转开,面无表情地道:“不知道。”

    “师父不是先我们一步回来了吗?”前一刻才死在自己面前的稽越一脸疑惑,抬脚就往里走。

    柳清欢不耐地皱皱眉,实在懒得与幻像交谈。

    这时,帝柔和姜念恩都走过来,恭贺地行礼:“师父!”

    他淡淡点头:“进去吧。”

    一行人鱼贯走进去,到得之前的小院外时,柳清欢毫不惊讶地发现所有剑气留下的痕迹已经全部消失,地面的青石方正平整,不远处的竹林叶影婆娑。

    如今他也不知这幻境要如何才能摆脱得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有件事是要立刻解决的。

    柳清欢默默地走在最后,等前面的人踏上台阶前,眼中杀机一现,身形鬼魅地几闪,已贴到了盛颜身后,掩在袖中的生死剑意迅疾而出!

    这一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算对方有防备,也应该是十拿九稳才是。毕竟,此女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不过尔尔,修为也没到金丹后期。

    然而,对方却突然踉跄了一下,往前一跌,身形立刻被走在她旁边的帝柔挡住!

    柳清欢扑了个空,心中不由得微凛,就听帝柔惊叫一声:“师父?!”

    她脸色煞白地看着他手中的剑,痛苦与惊骇溢于言表:“师父,徒弟若是哪里做得不好,您教训就是,却为何要杀我?”

    柳清欢目光一转,淡然道:“徒儿让开,我要杀的是她!”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盛颜身上,那女修也是一脸惊讶:“柳道、道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杀我?”

    “是啊。”左枝山重新走出来,道:“师弟,我们是名门正派弟子,怎可一言不和就杀人?”

    那女修也乖觉,一转眼就闪身到了左枝山身后。

    柳清欢冷笑道:“大师兄,你别忘了我们都是云梦泽的人,而此女则是阴月血界之人,若是放她走,我们的身份就暴露了。”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又道:“此女奸猾狡诈,师弟我竟是耐她不得,大师兄,这里你修为最高,不如由你出手解决了她,以免留下后患。”

    一席话说完,还好整以暇地退后一步。他倒要看看这些幻像要如何行事,另外也是试探此幻境是只针对他一人,还是把盛颜也包括了进去。

    却见左枝山露出一丝犹豫:“这……”

    柳清欢进一步逼迫道:“怎么?大师兄还在犹豫什么,难道忘记了我云梦泽与阴月血界的不共待天之仇吗!”

    左枝山往左一步,让出身后的女修,道:“师弟说得有理!”说着就要动手。

    “慢!”再躲不过去的盛颜连忙叫道:“柳道友,我绝无出卖你们之意!你是哪个界的,不关我的事,我既不关心什么封界战争,也对去告密没有兴趣。今日之事,我以道心起誓,绝不会告知第二人!”

    见柳清欢依然不为所动,她咬了咬牙,气愤的话从齿缝中嘶嘶漏出:“道友真是好手段,竟然能煽动得幻境中的人为你所为,真是好啊!你也不必百般逼迫,最多,我承诺带你去寻度朔山和先天鬼桃树!”

    柳清欢眉心一跳,脚下一错,众人只觉耳边刮过一道短促的风声,盛颜纤细的脖子已被他擒入手中。

    “柳……”盛颜大怒。

    柳清欢黑着脸,沉声打断她:“你到底是谁!我可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此行的目的。”

    对方张了张嘴,现出一瞬间的张口结舌,但再看时仿佛只是他的错觉一般讥嘲笑道:“你跟松静是一伙的吧,再说,跑到大蜃海如此深处的修士,哪一个不是为了寻度朔山!”

    “是吗?”柳清欢与她对视,手下慢慢松力。

    “咳咳!”盛颜捂着脖子,眼中压抑着翻腾的怒火和轻蔑的笑:“你别得寸进尺,真惹恼了我,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还想我带你们找什么度朔山,简直痴……!”

    只见她突然一闪,瞬间从原地消失,而生死剑意不知何时从其背后钻出虚空,一剑划过,却只划过一道残影!

    从院中另一头现身而出的盛颜狂怒,满面胀红地低吼道:“姓柳的,我与你势不两立!”

    “随便!”柳清欢冷冷一笑:“因为你刚刚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一个金丹中后期的修士,竟然能连续两次从我的剑下逃过,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绝不可能是你。”

    他一步一步缓缓朝他走过去,如山一般的压迫力也随着步步逼近,眼中锋芒锐利如剑:“所以,你不是盛颜,到底是谁!”

    “谁说我不是。”盛颜突然道,所有怒意似乎顷刻间便从其脸上消失,反而笑眯了眼。对他的威压也似全不放在眼里,轻抚着衣裙上的褶皱。

    “你我不过匆忙中见了两面,又没跟我同行过,怎么知道我不是呢,嘻嘻!”她摇着手指,一脸戏谑地道:“我的名字就叫盛、颜,不信你去问松静那老梆子……哧,老梆子愣装嫩白菜,我这一路都快看吐了。”

    柳清欢停步,心中惊疑不定,只觉对方不仅气质完全不同,连气势也在节节攀升,眼见着就要突破金丹期!

    “你隐藏了修为?!”他小心翼翼地后退两步。

    形势已然逆转,之前是柳清欢逼迫着向前,现在是对方轻松写意地甩着手,一边往他走来一边挑眉道:“是又怎样?对了,我差点忘了,把你之前收走的本源之水交出来。”

    柳清欢难以置信,不由得大惊失色:“你是制造这一场幻境的蜃兽!”

    他怎么忘了,妖兽到达四阶之后,便能化形成人!

    但是他又如何会想到,这蜃兽竟然早已潜伏在了修士之中。松静等人会到这里,多半是此兽引诱而来的吧。

    “嘻嘻,你终于明白了,所以现在,乖乖交出我那滴本源吧,我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盛颜一边说着,同时一挥手。

    之前安静站于一旁的“左枝山”等人,如受蒙召一般猛扑而来。

    柳清欢早有防备,生死剑意一横,一剑斩出!

    他闭了闭眼,眼见着帝柔和姜念恩两人在这一剑下身首异处,却依然不敢有丝毫迟疑,也容不得他东想西想,因左枝山和稽越已扑到近前。

    茫茫剑域迅速展开,不大的庭院在短时间内再次迎来激烈的战斗。

    不过,这两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左枝山和稽越,加上竹林山剑道的特殊,幻境最多能模仿出他们六七成的实力,这还是往高了算。

    “哈哈哈,你怎么下得去手!”

    却有一只苍蝇一直在他耳边嗡嗡叫:“柳道友,这两位可是一直极为照顾你的师兄啊,你们不仅是同门还是同一个师尊,亲如兄弟,情比金坚。难道你忘了,那一年……”

    细碎的声音不被剑域所挡,如魔音穿耳般萦绕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幽怨低沉、如泣如诉。

    柳清欢一边抵挡着幻像的攻击,一边还要抵抗心神的动摇。一幕幕自动出现的幻境在眼前闪过,眼花瞭乱、迷人心魂。

    要不是胸前的清明静心坠一直护着他的神智,在神思恍惚之时用冰寒凉意将他激醒,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四阶蜃兽的强横实力,恐怖如斯!

    “啊!”

    随着一声震天大吼,茫茫剑气化作小剑无数,激散向四面八方,如顷刻间下了一场暴雨,一时间墙倒屋塌,树折草摧!

    柳清欢半身血污地从剑域中走出,眼中是疯狂的杀意,手中的剑还在往下滴血,却不知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当他看到难掩诧异的盛颜之时,身上腾地冒出丈许高的青色火焰,整个人如一道离弦的箭飞扑而去!

    盛颜前不久才吃了青莲业火的苦头,此时自不肯再与他靠近。

    却见洒落在竹叶上的阳光突然弯折,小院、竹林山,以至外围的九座高大的山峰在下一刻全部消失,柳清欢眼前只剩下无尽的黑暗,分不清上下左右、看不到前后尽头。

    黑暗中传来愤恨的声音:“真是浪费我时间!早知道我就先去把另外几个杀了,最后再来找你。你既不肯死,那就在虚无中好好呆着吧,等哪天想死了再叫我。”

    柳清欢心叫不好,叫道:“这是哪里?虚无是哪儿?”

    “哈哈哈,现在怕了?晚了!希望等我再想起你那一天时,你还没疯……”

    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绝对的静寂,静得柳清欢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眼睛虽然睁着,却只能看到一片无边的漆黑,神识放出去也是一样。

    柳清欢迅速冷静下来,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他还是轮番将自己所有的攻击手段使了一遍。等证明毫无作用后,又在周围搜索了数遍,最后只能无奈承认:他被困住了!8)

    《坐忘长生》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