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坐忘长生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悔过崖

第五百三十九章 悔过崖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柳清欢随便选了个空洞府,布下法阵,整个人终于松懈了下来。

    长时间赶路,说不累那是假的,但起时刻要紧绷着心神来说,这点累又完全算不了什么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黯月境因为大多数修士都跑到与云梦泽相连的空间通道处,所以其他地方空了很多。而他们也特意选择从人烟罕迹的地方通过,这一路走下来才会这般顺利。

    但既使这样,以他们金丹修士的速度,也是紧赶慢赶的走了一年。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黯月境地形狭长、路途遥远,也反映出此界的确要云梦泽大得多。

    柳清欢从纳戒拿了些家什出来,分别布置在相连的三个洞室里。虽然地方小,但这时候也只能凑合了。

    考虑了下,他终究没拿出松溪洞天图。虽然布下了法阵,但此处住了两个元婴修士,该小心时还是要小心,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暴露太多自己的手段。

    小黑和初一都已被他送进了松溪洞天图,这两个家伙,一个一直昏睡不醒,一个忙着闭关修炼,已经很久没空理他这个主人了。而图内的药田,他除了偶尔进去照看一下,只能交给樱娘。

    樱娘虽然搬到了养魂长生棺所在的洞室居住,但对养魂长生棺的依赖没有百八十年,都不会极深,所以偶尔离开一下并没有关系。

    柳清欢倒是很想快点找到融魂茯神木,但此灵药要是那么好找,也不会带一个“神”字了,所以也只能再等机缘。

    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柳清欢走出自己的洞府时,便在外面的大厅见到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梁静安。

    “柳兄,起来啦。”梁静安向他打了个招呼。

    柳清欢笑着走过去,快速将厅内扫了一圈,没看到苦海和翠虚两位元婴修士的身影,而他们先到的四位金丹修士倒是都在。

    他拱手与众人一一见礼,顺便交换名讳。

    虽然当初在曲殇沼泽时,大家已经见过一面,不过那时局势紧张,所以彼此之间也未怎么交谈,这还是第一次大家坐下来好好说话。

    四个人,有两人是散修,年轻男修朱枫、老者松静真人,另两人则是门派修士,分别为月剑门的冲元真人、灵犀宫的蓝莹。

    不错,蓝莹是一位女修,也是这次潜入阴月血界的金丹修士唯一一位女子。不过她眉眼冷漠、低头不语,应该也是不喜多话的人。

    有人沉默寡言,自然有人圆滑善谈,松静真人热情地招呼道:“青木道友,这边坐!”

    柳清欢温和地笑笑,坐到他旁边的椅子。在场之人都是金丹期以修为,以他的修为最高,当然,身份相其他人也要高很多。

    “你们方才在说什么,我听着似乎很热闹的样子嘛。”

    梁静安接话道:“我们正在交流一路过来的见闻呢,大家穿山越海,又深入敌界,都有一番惊险可讲。”

    柳清欢笑道:“那我也正好听听。”

    因为几人互不熟悉,气氛难免有些僵硬,但在老者松静和梁静安的说说笑笑下,总算不至于太尴尬。

    柳清欢也很快得知除了两位元婴修士,其他人也是最近才陆续到达悔过崖,而最先到这里的竟然是蓝莹,一个月前便到了。

    话题很快说到其他还没到的人身,松静扶着下巴稀疏的胡子道:“也不知他们现在到哪儿了,还有半年之期,但愿他们能赶得。”

    却听月剑门的冲元嗤笑一声,脸带着淡淡的嘲意:“谁知道能有几个人赶得到。要是我,倒宁愿猫在随便哪个角落,不来大蜃海送死。”

    “话不能这么说。”朱枫一身白衣,金冠束发,显得极是风流倜傥,他摇着一把折扇,慢悠悠地道:“我们出这趟任务,给的报酬可不低,若是临阵脱逃,除非是不想回云梦泽了。再说,冲元道友,你不也到这里了吗。”

    冲元脸阴晴不定,显然不想再多说。

    “哈哈。”松静出来打圆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的确不太乐观,没看那位广成真君都差点陨落了吗。”

    他看了眼身后,不自觉压低了声音。

    其他人都看向他,做出侧耳倾听的姿态。

    梁静安好问道:“广成真君没陨落?”

    “元婴修士哪有那么容易陨落。”他一脸神秘地道:“我也是听两位元婴前辈闲聊时提了两句,据说是不知怎么被人识破了身份,受伤极重,现在只能躲起来疗伤。”

    众人听了,都不由心生感慨。他们这些人,深入到敌对界面,一路隐性埋名、小心翼翼,稍有不慎泄露了身份,招至灭顶之灾。

    与一众修士闲聊了一会儿,翠虚真君从自己的住处走出来,看到柳清欢和梁静安便招了招手,道:“你俩新来,有些规矩要说与你们听。”

    两人毕恭毕敬地迎前,垂手准备聆听。

    翠虚摆摆手,笑道:“不用这么拘束,只是我们不能引起此界修士的怀疑,所以平时行事要多注意些,能不出去尽量不要出去。这附近虽然没有大的修仙门派或世家在,却偶有出海的修士,不远处也有几个凡人村落。”

    “是。”两人纷纷应声。

    “另外,你们若是进大蜃海,不可走远,只在外围熟悉一下行。”

    “是。”

    见两人没异议,翠虚又不多说:“我们还会在这里呆半年左右,直到三年期满,关于任务的事,需得看到时会有多少人能赶到再作安排。你们自己也要多做准备,我们的任务是可以预见的凶险,能多一分准备,也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他说着,似是随意地瞟了柳清欢一眼。

    梁静欢没注意,只是低头听教,但柳清欢却知这一眼另有深意。

    从他一路对梁静安的试探来看,对方只知道是去大蜃海寻找度朔山的先大鬼桃树,并认为是将那株神树收走,以此打击阴月血界。

    至于后面开鬼门一事,他或者其他人恐怕都不知道,不然修仙仅靠一些报酬怕是诳不来这些来,毕竟财帛再好,也要有命享才行。

    打开鬼门是九死一生的事。

    但翠虚和苦海这两位肯定是知道这事的,同时也知道此行重点又有几会是落在柳清欢身的。度朔山在海飘忽不定,若是实在找不到,便要靠他青木圣体在血月时去感应鬼桃树泄出的那一丝先天木气。

    柳清欢低头不语,心内却颇为无奈的叹息。

    翠虚也不多话,简短吩咐了这几句,便转身往后面去了,而其他四人早散了。

    厅内恢复了安静,梁静安伸了下腰,懒懒地道:“这一天天的忙得脚不沾地,突然得了半年空闲,都快不知道干嘛了。柳兄,要不我们先进大蜃海里去探探虚实?”

    柳清欢这时却没了劲头,道:“要探随时都能去,我却还没休息好,准备回去再睡几天。”

    梁静安也不强求:“那行,我自己出去转转。”

    说着便换了容貌,摇摇晃晃地走向洞外。

    柳清欢在厅沉默地站了片刻,准备回自己住处,却在经过一个洞室时,里面唤道:“柳小儿,进来。”

    柳清欢脚步顿了一下,转身走进去,便见刚刚才见过的翠虚真君正盘腿坐在一张矮几后,几热气腾腾、茶香四溢。而他旁侧便是难得有,既没喝酒也没吃肉的苦海禅师。

    见了礼,苦海随便往空着的矮几右侧一指:“过来,坐。”

    柳清欢从善如流,捧起茶喝了一口。

    苦海问道:“你那五气感应追踪法术练得如何了?”

    “只是抽空练了下。”柳清欢如实道。

    “啥?”苦海吹胡子瞪眼道:“你小子!是该说你胆大,还是胆肥啊?”

    柳清欢苦笑道:“前辈,我得到那法术玉简后,便立刻进了此界,之后忙着赶路,实在没有多余时间修炼。不过您们放心,术法我已掌握得差不多了,只需再练些时日绝对没问题的。”

    翠虚笑着对苦海道:“还有好几个月呢,算现在修炼也来得及,你着什么急。”

    苦海意味不明的哼了声,拾起茶杯便喝了口茶,又嫌弃不已地丢下:“这劳什子茶也不知你们怎么喜欢喝,哪有酒带劲……我才不着急!我还巴不得寻不到那什么鬼桃树,大家在这破界面转一圈,全当游山玩水,再消消停停地回云梦泽!”

    这话明显是负气之语,翠虚不以为忤地悠然道:“大师,我可知道你当初是主动接了这趟差事的。”

    柳清欢难掩好地看向苦海,见他一手握着脖子挂着的拳头大的佛珠,脸第一次显出佛相庄严:“我佛慈悲!苦海无边,渡之不过,我不过是为来寻求一个答案罢了。”

    嗯?

    柳清欢听得满头雾水,道:“什么答案?”

    苦海目光平和,似蕴含着悲天悯人的慈爱,又似不怒不喜俯瞰凡尘痛苦的冷漠:“浮生皆苦,万相本无。”

    柳清欢身体一震,神情突然恍惚,如坠五云,一时间似想了许多,又似什么都没想。这时,只听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一股清凉之意打在他脸。

    “哪有你这样干的,直接用法力说佛偈!”翠虚真君略带不满的声音犹如远在天边:“他修的是道,你修的是佛,两者便是相通,却又大有不同。且他已是金丹后期大圆满,即将面临结婴时的心境拷问,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再添乱了。”

    苦海叫道:“你懂个鸟!佛道本一家,不同亦相同,怎么能说是添乱?我是让他拔开迷雾见真章。”

    “真章个屁!你佛家讲的是空,我道家讲的是无,哪里相同!好好好,我今日不想与你辩,但你刚才之事却有几分不妥,要是明阳子道友知道你拐他的弟子,非去拆了你的南无寺不可!这小子可是他的真传弟子。”

    “哼,我看这柳小儿颇有慧根,又心怀慈善,跟我修佛又如何?张黎那老杂鱼敢来拆我南无寺,我去拆了始派……内属于他的道场!”

    “啧啧,还未去先熊了,还敢说大话。”

    柳清欢此时已醒过神来,听着两位元婴修士你来我往,完全插不嘴。百无禁忌的苦海大师倒也罢了,没想到看去清静随和的翠虚真君也会口吐脏字。

    至于苦海突然对他施术,虽让他有些不爽快,但对方也没恶意,他自然也没法说什么。

    且苦海的所说,却不是一时能想明白的,只能以后慢慢细思。不过,也的确与他的道很是不同,最多能让他的心境又圆满一分。

    翠虚看向他:“好了,柳师侄,你先回去吧。这半年需好好修炼五气之术,到时我们还要靠你啊。”

    柳清欢忙不迭的起身道别,回了自己的住处。

    接下来的日子,他大多时候便关起门来修炼法术,偶尔出门时,也是有其他人赶来的时候。

    陆陆续续的,又有五六位修士赶到悔过崖,这处小小的洞府慢慢变得热闹起来。

    新来的人带来了不少外界的消息,当说到云梦泽于万分艰难之,终于牢牢占据了鬼爪山脉,所有人都不由欢呼雀跃。

    当然相对应的,整个阴月血界的形势也渐渐紧张起来,对于云梦泽修士的防范也加强了数倍。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坏消息,让所有人都心情沉重。

    啸风大陆的啸风之海内的罡风,在这两年突然有减弱之象!

    啸风之海,身处啸风大陆三块陆地的间,常年被猛烈的罡风占据,连元婴修士都靠近不得,只有每过八百余年的时间,罡风才会短暂消散,露出最心处的太南之地,作为整个大陆的试炼。

    而一次的太南大试才过去一两百年,罡风竟然突然减弱,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因为,太南之地内有一处通往九幽之域的空间裂缝,在一次太南大试被闻道老妖破开封印,放出了来自九幽之域的鬼怪妖魔。如果不是罡风将它们封在太南之地内,恐怕整个云梦泽界面都会遭殃!

    《坐忘长生》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