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坐忘长生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三桑木现世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三桑木现世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毁得塌陷大半的地下矿道中,无数条半透明的根须无视土石的阻挡,肆意的伸展狂卷。

    而在中心处,柳清欢只是平静地站在那儿,三桑木并不受他的驱使,他就如一个旁观者,看着不远处正拼命挣扎的龙阳子。

    神木世所难见,龙阳子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三桑木特意照顾他,缠向他的全都是凝实成形的根须。

    那些尖利的指甲不再起作用,划在只有手指粗细的根须上却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紫色的藤蔓疯狂地窜出,想要结成茧保护自己的主人,却被轻易的绞断、刺透!

    龙阳子想要逃,却发现自己已被钉在原地,不过他又怎甘心如此束水就策?!

    他大吼着,不再徒劳地挥动双手,毁灭般的气息一**爆发,暴风雨般的紫芒像阳光一般射洒而出,勉强阻挡住天罗地网般的根须。

    他身上的紫纹已密集成片,覆盖了所有露在外面的肌肤,一双眼化为接近幽黑的深紫色,狠厉地瞪向柳清欢。

    柳清欢吓了一大跳,早在龙阳子身上不断爆发紫芒时,便已收起地上稽越的身体后悄然后撤,对方恐怖的威势大半都被三桑木挡在外面,所以他并未感觉到威胁。

    但现在,龙阳子把注意放到他身上,相比于三桑木,他明显要弱小得多。

    他不敢大意,立刻让手上的死剑转换为生剑,开启领域神通。

    白芒芒的雾气将他的身形掩盖起来,丝丝的绿意在白雾中飘荡。

    却见龙阳子嘴里吟唱出一串玄妙拗口的低语,有看不到的力量在鼓胀,那些与根须缠绕在一起的紫藤变得光滑,呈现出晶莹的玉色,仿佛是由紫水晶雕琢而成,每一个节点上都生出一个花苞,迅速长至拳头大,然后绽放。

    淡淡的黑紫之气袅袅升起,即使那些花苞被三桑木根须卷动着破坏了不少,但还是四散弥漫开来。

    柳清欢躲在生之领域中,发现只要接触到那些黑紫之气,白雾便如被腐朽一般消散。他只能尽力维持,但领域的范围却在被快速蚕食、缩小!

    他心中大骇,那黑紫之气一看就了不得,要是接触到,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能死,如今不仅关系着他自己的性命,稽越存活的希望也系在他身上。

    他的师兄,现如今只剩下神魂与金丹,再经受不住半点伤害。

    可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生之领域被压迫,范围越缩越小。

    龙阳子发出畅意的狂笑,满脸狞狰地道:“想要我死,你也别想活,大家一起死吧,哈哈哈!”

    他此时身上已被数根根须穿透,却没有血液流出来,而是从伤口处溢出更多的黑紫之气。

    柳清欢眉头紧锁,再一次因为自己的能力低微而感到绝望!

    就在生之领域只剩最后一层时,他却突然感到身体开始膨胀,视线迅速拉高。

    在惊讶之中,他低下头,“看见”自己依然站在原地,生之领域已彻底破碎,但那些弥漫了整个矿道的黑紫之气却并未能接近他,而是被一层淡淡的虚影隔绝在外。

    而这虚影还在继续往外扩张,柳清欢在这一刻感到了无数延伸到矿脉各处的触须,仿佛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他突然明白已经现在是在三桑木的意识中,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三桑木传给他的。

    他钻进泥层中,灵活地绕开那些零散的矿石,在一片黑暗中尽力伸展自己的手脚。

    他顺着矿道游走,看到了那个疯狂逃窜的黑影。

    鬼寂!

    一股怒火袭上心头,他指挥着自己的根须紧追其后,而更多的根须从旁绕道,悄悄地绕到前方,然后如捕捉猎物一般将之困住,根须全部扎进鬼寂的体内!

    鬼寂的法力被他快速吸走,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干瘪。而对方还想要逃脱,甚至想要自爆。

    柳清欢冷笑,根须强横地扎进他的丹田和灵台,缠住那已经开始膨胀的元婴,狠狠的吸吮!

    强大的力量之感充斥全身,他舒爽得想要伸个懒腰,感觉自己在快速生长、壮大。

    而后他突然想起龙阳子,视角一换,已经重回到本体身边。

    笼罩在浓墨一般的黑紫之气中的龙阳子,整个人已变得犹如怪物一般,原本漆黑如墨的长发如干枯的稻草一般乱槽槽的披散着,脸孔上更是生出树节一样的疙瘩,看上去诡异而又恐怖。

    他的身体更是已没有一点血肉,完全木化,坚硬得像一块石头。根须要很用力才能钻进去,艰难地破开,寻到对方躲藏起来的元婴,缠住、吞噬!

    他又开始生长了,吸收了大量的灵力让他长得更快,本体的虚影也如吹胀般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直到从土层中钻出去,看到了蓝天!

    ……

    乌羽丘灵脉附近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属于云梦泽一方的修士费尽千辛万苦占据了原本的山谷,与阴月血界的修士战在一起。

    法术的光辉到处迸射,撕杀声在空中来回激荡,鲜血抛洒、不死不休!

    附近的山林遭了大殃,无数的树木被摧折,翻起大片大片的泥土,仿佛丑陋的伤疤。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发现有一道虚影从地下冒出,笔直的伸向天空!

    惊异的叫声响起,还在拼杀的人回过头来,看到这一幕不由惊愕无比。

    那虚影看不出什么,直上直下的像是一根圆柱形的长棍,或者一道笔直的光。

    就在人们疑惑地猜测之时,突然,一条半透明的根须从地底再次冒出,绷得直直的,如离弦的箭般射向离它最近的一位金丹期阴月血界修士,然后扎进他的身体。

    那修士发出恐惧的大叫,四肢乱划乱动,却如何也挣脱不了,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下去。

    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心里发寒,所有人都吓得停了手,一时反应不过来,呆怔在了原地。

    这时,一道犀利无比的剑光从旁侧而来,带着呼啸的风声一斩而下!

    剑光毫无障碍地穿过了虚影,再穿过了半透明的根须,未起到一点作用。

    嗡的一声,人群瞬间乱了,所有人都惊恐万分地拼命远离那虚影和根须。

    然而,更多的根须从地底钻出,在人群中狂乱的舞动,卷住人后便扎进那人身体!

    这一下场面更加混乱,尖叫声、怒吼声、法术爆裂的声音响成一片。

    但很快,那些云梦泽的修士便发现,那些被卷住的人都是异界之人,没有一个例外。

    两个云梦泽元婴修士趁机凑在一起,低声交谈:“王兄,你可认出了这是何物吗?”

    被问的修士摇了摇头,目光看着地面:“没有见过。从矿下钻出来,或许是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

    “据说里面还有三个异界元婴,被石老困住了。不过,那虚影对我们这边似乎没有敌意,应该不是那三人弄出来的。”

    “有人跑了……先不管它!趁此良机,我们先追杀那些异界之人。”

    ……

    地面发生的事自被柳清欢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意识就在那虚影中,冷漠地看着那些惶恐奔逃的异界修士。

    而在地底,柳清欢的修为也如坐上云梯一般,迅速提升着。从金丹中期到后期,然后到大圆满,短短的时间便到达了,然后被一层牢固的瓶颈桎梏住,不能再往上提升。

    而三桑木察觉到他到了极限,便不再向他输送灵力,剩下的都被它自身吸收,用于神木的成长。

    不知过了多久,柳清欢睁开眼,昏暗的地下矿道中十分安静,所有的根须都已消失,重回灵海中的灵根中。

    他闭上眼,仔细感受着全身澎湃的灵力,不由万分感慨。

    修为会得到提升是在他意料之中,但这么快到达金丹后期大圆满,又让他一时有些适应不了。

    他有些头疼,今日三桑木是大发神威了,但后续他要如何解释,却是个问题。

    算了,这事让他师父烦恼去吧,如今之计,还是先出矿再说。

    看到龙阳子遗留在地上的破碎衣物,他婉惜地叹了口气。

    元婴修士一般都不需要储物袋一类的东西,所有东西都被存储在他们自身所开的一处小空间内。除了他们自己,谁也打不开。而如今那三人已死,那些空间自然是永远封闭了。

    不过还好,那条灵脉因为不是云牙一人所有,所以他特地用一枚纳戒将之收了起来,并未收进他自己的储物空间中。

    柳清欢找出纳戒,确定再无遗漏后,又在矿道中七绕八绕,寻到元昆阳的遗体,又隐匿了自身修为,这才往矿外奔去。

    矿洞口被一片奇异的波动封住,不过他刚出现,便有一位老者闪现出来,看了看他身上的服饰,大惊:“你是……文始派的青木小友?”

    柳清欢行礼,道:“是的,前辈。”

    老者望了望他身后,严肃地道:“你不是应该已被救出去了吗?难道一直被困在矿里?另外,你师兄呢?”

    柳清欢神色晦暗地道:“师兄被异界元婴修士毁去了法身,只剩下神魂和金丹。”

    老者默然,停顿了下才道:“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你怎么从元婴手中活下来的?”

    柳清欢一脸疑惑地道:“师兄法身被毁后,眼看我也要被一掌拍死,矿道内突然窜出好些诡异的触须,将追击我的那人缠住后吸死。前辈,你可曾看到那些触须?”

    老者暗暗探究地打量他,温和道:“那些触须的确出现过,不过很快又消失了。你运气不错,可惜了你师兄,不过只要神魂和金丹还在,再修炼也不是难事。你这便先出去吧,我要进矿查探一番,看另外两人是不是也被那些触须灭杀。”

    他挥一挥衣袖,天光出现,原来的矿洞口已是一片乱石。

    柳清欢飞到外面,就看到不少人正在清理狼籍的战场,受伤的人被统一安置在小山谷一片空地上,谷外的溪边则躺着一具具失去生命的遗体,被稍稍整理会,安详地躺成一列。

    不远处还有一堆,却是身死的异界之人,胡乱地抛在一起。

    柳清欢心中涌起一股无力和悲伤,走过去将元昆阳的遗体摆在云梦泽修士这边,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有人朝他走过来:“青木道友,抱朴前辈请你过去议事。”

    柳清欢抬起头,见是尹寒香,打了声招呼,便沉默地跟着她,到了谷中一座勉强还立着的木屋外。

    屋内,抱朴真君与两位元婴修士坐在一处,正猜测着今日出现的虚影是何处,转头见到柳清欢,招手道:“青木小友来了。”又为他介绍另两人。

    一番礼毕,柳清欢将之前对那位老者的说辞再说一遍,然后递出那枚纳戒道:“这里面是被那些异界元婴收取的灵脉,交给前辈们吧。如今我师兄遭遇如此大难,我需得立刻回门寻我师父……”

    抱朴真君摆手道:“灵脉既被取出,你便一起带回吧。”

    又问道:“广陵小友可还好?”

    “师兄的神魂和金丹都没损伤,只是法身被毁了。”

    “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另外两人也出言安慰,柳清欢站起来一一谢过。

    抱朴真君想了想,道:“如今这里也没什么事了,我们把后续处理完便可撤走。不过石老他们却还要赶往其他地方去支援,怕是不能送你回雁宕堡。”

    柳清欢道:“不敢劳烦几位前辈,我自己回去就是。”

    “如此也好,只是这一路上不太安全,你要小心行事。”

    柳清欢与他们又说了一会儿,便拱手告辞。

    他如今灵力充盈,便不准备再多逗留,抱朴等人也只以为他回门心切,所以也不好阻拦。

    离了乌羽丘,他唤出初一,以最快的速度往雁宕堡赶去。

    只是忐忑与不安慢慢浮上心头,稽越专门跑去救他,却落得法身被毁,让他如何向自己师父交待。

    然而再远的路也有到达的时候,千页山的局势依然胶着,雁宕堡已经再次夺回第二道城墙。

    柳清欢在驻地内师徒四人的住处见到了明阳子,羞愧地在院中跪下:“师父……”8)

    《坐忘长生》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hellofifa.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